快读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快读小说 > 啸马江湖 > 第36章 生死一线

第36章 生死一线

吴琪凡想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自己也只有二十来岁,天刚亮就开始爬山,又经过惊心的大战,加上身体多处受伤。

后面的战斗,虽然自己没有参加,可是自己始终在紧张的关注着,一躺下来,只怕真的会睡着了。

小师弟更不同了,他才六,七岁,别的小孩这个年龄,只怕还在妈妈怀里撒娇,与别的小孩,和尿泥,玩泥巴呢,他和自己一样爬山,并且还比自己多一场打斗。

现在躺下来,只怕真的睡到天亮也不会醒来。

可是现在他能下山吗?

白天的时候,山路还是雪,好走一些,况且还能看到路,不至于掉进悬崖里。

现在雪的上面,结了一层薄冰,稍不注意,便会摔跤。

天上只有一点星光,万一摔到悬崖里,就凭两人的身体状况,估计是爬不上来。

“大师兄,不要犹豫了,你还躺在狼皮上,把巽风狼抱好,别把它弄丢了。”

吴琪凡问道:“小师弟,你能行吗?要不我也慢慢地走。”

“可以呀,你走几步试一试。”

吴琪凡柱着棍子,咬着牙,试着站了起来,抬起腿,刚迈出一步,便快要摔倒了。

刘洪志连忙将他扶住。

“大师兄,别逞强了,好好地躺着吧,权当你欠我一个人情。”

刘洪志的眼睛,晚上可以看清东西,山太陡,路又滑。用力小了,狼皮动也不动一下,用力稍微大点,后面的吴琪凡和狼尸,反而推着刘洪志朝前面滑。

也不知摔了多少跤,天亮时一看,离山下还有三分之一的路程。

山顶上忽然传来“叽儿,叽儿”的叫声。

坏了,那两头金雕,肯定发现七彩莲不见了,自己走一晚上的路,金雕一个俯冲便到了。

如果让金雕看到自己,别说两只金雕,自己和大师兄一只也打不过。

怎么办?

对了昨天和金雕打斗时,自己掉到雪里面,金雕便毫无办法,干脆把自己和大师兄埋在雪里面,让它找不到我们,先躲过这一关再说。

刘洪志用剑挖了个雪坑,把大师兄和狼尸放里面,自己也躺在里面,又用雪把自己两人埋好,预留两个小孔,眼睛对着小孔朝外一望。

只见黑影一闪而过,黑影刮过的风,将雪把预留的两个小孔,堵了个严严实实。

好险呀,再稍晚一点,便被金雕发现了。

“怎么样?金雕飞走了没有?”

刘洪志连忙摇了摇大师兄的手,示意他别说话。

果然,不大的功夫,雪坑上面又呼的一声,一阵强风刮过。

刘洪志感觉到,盖在自己身上的雪,最多只有一指来厚。

“阿弥陀佛,求求菩萨保佑,千万不要让金雕,再飞过来了。”

也许念佛真的管用,金雕鸣叫着又朝山上飞去。

刘洪志在雪坑下又等了一会儿,才用手指悄悄地将雪戳了个小孔,小心地朝外望去。

昨天逃跑的那两头狼,正朝山上走来,一边走,一边在雪地上嗅着。

刘洪志心里咒骂道,“这两个瘟神,早不来,晚不来,偏偏在这关健时候过来”。

自己虽然有伤,杀这两头狼的能力还是有的。

问题是和狼一打斗,金雕白天的视力极好,它们发现了自己,才是大麻烦。

该怎么办?

狼虽凶残,生性却多疑。

有了。

刘洪志将宝剑拔了出来,刺透上面覆盖的雪,斜斜地指着那两头狼。

狼的嗅觉很灵敏,两头狼嗅到了宝剑上,残留的狼血的味道,狐疑地朝露出半截的宝剑望去。

不好,中了那人的埋伏。

两头狼如惊弓之鸟,转头便朝山下跑去。

两头金雕站在山顶的树枝上,观察山下的情景。

一眼便看到了奔逃的两头狼,两头金雕“叽儿”一声鸣叫,翅膀一扇,便俯冲下来。

金雕是狼的天敌,两头狼听到金雕的鸣叫,跑的更快了。

两头金雕如流星般,很快便追上了那两头狼,强大地俯冲力作用下,两头金雕把两头狼死死地摁在地上。

抬头看了周围一眼,金雕把狼的眼睛啄了出来。在狼的惨叫声中,金雕啄破了狼的肚子,头一甩,将狼的肠子抛出一丈多远。

刘洪志趁着金雕啄狼的时候,一点,一点将宝剑收了起来。

金雕吃饱后,叼起一块内脏,飞回了山顶。

刘洪志一拍自己的胸口,“吓死宝宝了”。

收了宝剑,悄悄地抚掉盖在两人身上的雪。

吴琪凡问道:“小师弟,安全了吗?”。

“先别着急,再躺一会。”

五朵山下,通往邺城的官道旁,躺着两个受伤的人和一具狼尸。

官道上路过的马车纷纷避让。

刘洪志都记不清,到底拦了多少驾路过的马车。

看了眼躺在狼皮上,大腿上的伤口,已经腐烂,散发着恶臭的吴琪凡。

借助木棍的支撑,艰难的站了起来。

望着一辆越来越近的马车,又一次伸出了手。

“叔叔,帮个忙,带我们一程吧,我们是去宰相府驱鬼的,只要你把我们带到宰相府,我们必有重谢。”

说着把手里拿着的银子,递给车夫看。

赶车的大叔,听到宰相府三个字,稍愣了一下。

车内一个黄鹂鸟般宛转的声音,传了过来:“李大叔,停一下”。

马车徐徐地停了下来,车帘掀起了一角,一张如花儿般娇嫩,凝脂样润泽的小脸露了出来。

刘洪志一见,竟有点痴了,师妹?

那黄鹂鸟般的声音,又传了过来:“你要到宰相府去驱鬼?宰相府闹鬼了?”

刘洪志看她皱眉,凝思的样子,生怕她愁坏了容颜,只想抚平她皱起的眉头。

那张小脸看到他的猪哥样,微露厌恶之色,刚要把车帘放下,又看到了狼皮上,放着的狼尸。

再看刘洪志时,似乎他的身上,有一股吸引自己的东西。

“你这么小,会驱鬼?”

刘洪志低头刚想说不知道,却看到大师兄那痛苦的样子,硬着头皮坚定地说道:“是的。”

那张小脸上,如同黑宝石般明亮的眼睛,盯着刘洪志仔细审视了一眼,发现他的身上,的确有一种,别人不具备的东西。

狼虽凶残,生性却多疑。

有了。

刘洪志将宝剑拔了出来,刺透上面覆盖的雪,斜斜地指着那两头狼。

狼的嗅觉很灵敏,两头狼嗅到了宝剑上,残留的狼血的味道,狐疑地朝露出半截的宝剑望去。

不好,中了那人的埋伏。

两头狼如惊弓之鸟,转头便朝山下跑去。

两头金雕站在山顶的树枝上,观察山下的情景。

一眼便看到了奔逃的两头狼,两头金雕“叽儿”一声鸣叫,翅膀一扇,便俯冲下来。

金雕是狼的天敌,两头狼听到金雕的鸣叫,跑的更快了。

两头金雕如流星般,很快便追上了那两头狼,强大地俯冲力作用下,两头金雕把两头狼死死地摁在地上。

抬头看了周围一眼,金雕把狼的眼睛啄了出来。在狼的惨叫声中,金雕啄破了狼的肚子,头一甩,将狼的肠子抛出一丈多远。

刘洪志趁着金雕啄狼的时候,一点,一点将宝剑收了起来。

金雕吃饱后,叼起一块内脏,飞回了山顶。

刘洪志一拍自己的胸口,“吓死宝宝了”。

收了宝剑,悄悄地抚掉盖在两人身上的雪。

吴琪凡问道:“小师弟,安全了吗?”。

“先别着急,再躺一会。”

五朵山下,通往邺城的官道旁,躺着两个受伤的人和一具狼尸。

官道上路过的马车纷纷避让。

刘洪志都记不清,到底拦了多少驾路过的马车。

看了眼躺在狼皮上,大腿上的伤口,已经腐烂,散发着恶臭的吴琪凡。

借助木棍的支撑,艰难的站了起来。

望着一辆越来越近的马车,又一次伸出了手。

“叔叔,帮个忙,带我们一程吧,我们是去宰相府驱鬼的,只要你把我们带到宰相府,我们必有重谢。”

说着把手里拿着的银子,递给车夫看。

赶车的大叔,听到宰相府三个字,稍愣了一下。

车内一个黄鹂鸟般宛转的声音,传了过来:“李大叔,停一下”。

马车徐徐地停了下来,车帘掀起了一角,一张如花儿般娇嫩,凝脂样润泽的小脸露了出来。

刘洪志一见,竟有点痴了,师妹?

那黄鹂鸟般的声音,又传了过来:“你要到宰相府去驱鬼?宰相府闹鬼了?”

刘洪志看她皱眉,凝思的样子,生怕她愁坏了容颜,只想抚平她皱起的眉头。

那张小脸看到他的猪哥样,微露厌恶之色,刚要把车帘放下,又看到了狼皮上,放着的狼尸。

再看刘洪志时,似乎他的身上,有一股吸引自己的东西。

“你这么小,会驱鬼?”

刘洪志低头刚想说不知道,却看到大师兄那痛苦的样子,硬着头皮坚定地说道:“是的。”

那张小脸上,如同黑宝石般明亮的眼睛,盯着刘洪志仔细审视了一眼,发现他的身上,的确有一种,别人不具备的东西。

狼虽凶残,生性却多疑。

有了。

刘洪志将宝剑拔了出来,刺透上面覆盖的雪,斜斜地指着那两头狼。

狼的嗅觉很灵敏,两头狼嗅到了宝剑上,残留的狼血的味道,狐疑地朝露出半截的宝剑望去。

不好,中了那人的埋伏。

两头狼如惊弓之鸟,转头便朝山下跑去。

两头金雕站在山顶的树枝上,观察山下的情景。

一眼便看到了奔逃的两头狼,两头金雕“叽儿”一声鸣叫,翅膀一扇,便俯冲下来。

金雕是狼的天敌,两头狼听到金雕的鸣叫,跑的更快了。

两头金雕如流星般,很快便追上了那两头狼,强大地俯冲力作用下,两头金雕把两头狼死死地摁在地上。

抬头看了周围一眼,金雕把狼的眼睛啄了出来。在狼的惨叫声中,金雕啄破了狼的肚子,头一甩,将狼的肠子抛出一丈多远。

刘洪志趁着金雕啄狼的时候,一点,一点将宝剑收了起来。

金雕吃饱后,叼起一块内脏,飞回了山顶。

刘洪志一拍自己的胸口,“吓死宝宝了”。

收了宝剑,悄悄地抚掉盖在两人身上的雪。

吴琪凡问道:“小师弟,安全了吗?”。

“先别着急,再躺一会。”

五朵山下,通往邺城的官道旁,躺着两个受伤的人和一具狼尸。

官道上路过的马车纷纷避让。

刘洪志都记不清,到底拦了多少驾路过的马车。

看了眼躺在狼皮上,大腿上的伤口,已经腐烂,散发着恶臭的吴琪凡。

借助木棍的支撑,艰难的站了起来。

望着一辆越来越近的马车,又一次伸出了手。

“叔叔,帮个忙,带我们一程吧,我们是去宰相府驱鬼的,只要你把我们带到宰相府,我们必有重谢。”

说着把手里拿着的银子,递给车夫看。

赶车的大叔,听到宰相府三个字,稍愣了一下。

车内一个黄鹂鸟般宛转的声音,传了过来:“李大叔,停一下”。

马车徐徐地停了下来,车帘掀起了一角,一张如花儿般娇嫩,凝脂样润泽的小脸露了出来。

刘洪志一见,竟有点痴了,师妹?

那黄鹂鸟般的声音,又传了过来:“你要到宰相府去驱鬼?宰相府闹鬼了?”

刘洪志看她皱眉,凝思的样子,生怕她愁坏了容颜,只想抚平她皱起的眉头。

那张小脸看到他的猪哥样,微露厌恶之色,刚要把车帘放下,又看到了狼皮上,放着的狼尸。

再看刘洪志时,似乎他的身上,有一股吸引自己的东西。

“你这么小,会驱鬼?”

刘洪志低头刚想说不知道,却看到大师兄那痛苦的样子,硬着头皮坚定地说道:“是的。”

那张小脸上,如同黑宝石般明亮的眼睛,盯着刘洪志仔细审视了一眼,发现他的身上,的确有一种,别人不具备的东西。

狼虽凶残,生性却多疑。

有了。

刘洪志将宝剑拔了出来,刺透上面覆盖的雪,斜斜地指着那两头狼。

狼的嗅觉很灵敏,两头狼嗅到了宝剑上,残留的狼血的味道,狐疑地朝露出半截的宝剑望去。

不好,中了那人的埋伏。

两头狼如惊弓之鸟,转头便朝山下跑去。

两头金雕站在山顶的树枝上,观察山下的情景。

一眼便看到了奔逃的两头狼,两头金雕“叽儿”一声鸣叫,翅膀一扇,便俯冲下来。

金雕是狼的天敌,两头狼听到金雕的鸣叫,跑的更快了。

两头金雕如流星般,很快便追上了那两头狼,强大地俯冲力作用下,两头金雕把两头狼死死地摁在地上。

抬头看了周围一眼,金雕把狼的眼睛啄了出来。在狼的惨叫声中,金雕啄破了狼的肚子,头一甩,将狼的肠子抛出一丈多远。

刘洪志趁着金雕啄狼的时候,一点,一点将宝剑收了起来。

金雕吃饱后,叼起一块内脏,飞回了山顶。

刘洪志一拍自己的胸口,“吓死宝宝了”。

收了宝剑,悄悄地抚掉盖在两人身上的雪。

吴琪凡问道:“小师弟,安全了吗?”。

“先别着急,再躺一会。”

五朵山下,通往邺城的官道旁,躺着两个受伤的人和一具狼尸。

官道上路过的马车纷纷避让。

刘洪志都记不清,到底拦了多少驾路过的马车。

看了眼躺在狼皮上,大腿上的伤口,已经腐烂,散发着恶臭的吴琪凡。

借助木棍的支撑,艰难的站了起来。

望着一辆越来越近的马车,又一次伸出了手。

“叔叔,帮个忙,带我们一程吧,我们是去宰相府驱鬼的,只要你把我们带到宰相府,我们必有重谢。”

说着把手里拿着的银子,递给车夫看。

赶车的大叔,听到宰相府三个字,稍愣了一下。

车内一个黄鹂鸟般宛转的声音,传了过来:“李大叔,停一下”。

马车徐徐地停了下来,车帘掀起了一角,一张如花儿般娇嫩,凝脂样润泽的小脸露了出来。

刘洪志一见,竟有点痴了,师妹?

那黄鹂鸟般的声音,又传了过来:“你要到宰相府去驱鬼?宰相府闹鬼了?”

刘洪志看她皱眉,凝思的样子,生怕她愁坏了容颜,只想抚平她皱起的眉头。

那张小脸看到他的猪哥样,微露厌恶之色,刚要把车帘放下,又看到了狼皮上,放着的狼尸。

再看刘洪志时,似乎他的身上,有一股吸引自己的东西。

“你这么小,会驱鬼?”

刘洪志低头刚想说不知道,却看到大师兄那痛苦的样子,硬着头皮坚定地说道:“是的。”

那张小脸上,如同黑宝石般明亮的眼睛,盯着刘洪志仔细审视了一眼,发现他的身上,的确有一种,别人不具备的东西。

狼虽凶残,生性却多疑。

有了。

刘洪志将宝剑拔了出来,刺透上面覆盖的雪,斜斜地指着那两头狼。

狼的嗅觉很灵敏,两头狼嗅到了宝剑上,残留的狼血的味道,狐疑地朝露出半截的宝剑望去。

不好,中了那人的埋伏。

两头狼如惊弓之鸟,转头便朝山下跑去。

两头金雕站在山顶的树枝上,观察山下的情景。

一眼便看到了奔逃的两头狼,两头金雕“叽儿”一声鸣叫,翅膀一扇,便俯冲下来。

金雕是狼的天敌,两头狼听到金雕的鸣叫,跑的更快了。

两头金雕如流星般,很快便追上了那两头狼,强大地俯冲力作用下,两头金雕把两头狼死死地摁在地上。

抬头看了周围一眼,金雕把狼的眼睛啄了出来。在狼的惨叫声中,金雕啄破了狼的肚子,头一甩,将狼的肠子抛出一丈多远。

刘洪志趁着金雕啄狼的时候,一点,一点将宝剑收了起来。

金雕吃饱后,叼起一块内脏,飞回了山顶。

刘洪志一拍自己的胸口,“吓死宝宝了”。

收了宝剑,悄悄地抚掉盖在两人身上的雪。

吴琪凡问道:“小师弟,安全了吗?”。

“先别着急,再躺一会。”

五朵山下,通往邺城的官道旁,躺着两个受伤的人和一具狼尸。

官道上路过的马车纷纷避让。

刘洪志都记不清,到底拦了多少驾路过的马车。

看了眼躺在狼皮上,大腿上的伤口,已经腐烂,散发着恶臭的吴琪凡。

借助木棍的支撑,艰难的站了起来。

望着一辆越来越近的马车,又一次伸出了手。

“叔叔,帮个忙,带我们一程吧,我们是去宰相府驱鬼的,只要你把我们带到宰相府,我们必有重谢。”

说着把手里拿着的银子,递给车夫看。

赶车的大叔,听到宰相府三个字,稍愣了一下。

车内一个黄鹂鸟般宛转的声音,传了过来:“李大叔,停一下”。

马车徐徐地停了下来,车帘掀起了一角,一张如花儿般娇嫩,凝脂样润泽的小脸露了出来。

刘洪志一见,竟有点痴了,师妹?

那黄鹂鸟般的声音,又传了过来:“你要到宰相府去驱鬼?宰相府闹鬼了?”

刘洪志看她皱眉,凝思的样子,生怕她愁坏了容颜,只想抚平她皱起的眉头。

那张小脸看到他的猪哥样,微露厌恶之色,刚要把车帘放下,又看到了狼皮上,放着的狼尸。

再看刘洪志时,似乎他的身上,有一股吸引自己的东西。

“你这么小,会驱鬼?”

刘洪志低头刚想说不知道,却看到大师兄那痛苦的样子,硬着头皮坚定地说道:“是的。”

那张小脸上,如同黑宝石般明亮的眼睛,盯着刘洪志仔细审视了一眼,发现他的身上,的确有一种,别人不具备的东西。

狼虽凶残,生性却多疑。

有了。

刘洪志将宝剑拔了出来,刺透上面覆盖的雪,斜斜地指着那两头狼。

狼的嗅觉很灵敏,两头狼嗅到了宝剑上,残留的狼血的味道,狐疑地朝露出半截的宝剑望去。

不好,中了那人的埋伏。

两头狼如惊弓之鸟,转头便朝山下跑去。

两头金雕站在山顶的树枝上,观察山下的情景。

一眼便看到了奔逃的两头狼,两头金雕“叽儿”一声鸣叫,翅膀一扇,便俯冲下来。

金雕是狼的天敌,两头狼听到金雕的鸣叫,跑的更快了。

两头金雕如流星般,很快便追上了那两头狼,强大地俯冲力作用下,两头金雕把两头狼死死地摁在地上。

抬头看了周围一眼,金雕把狼的眼睛啄了出来。在狼的惨叫声中,金雕啄破了狼的肚子,头一甩,将狼的肠子抛出一丈多远。

刘洪志趁着金雕啄狼的时候,一点,一点将宝剑收了起来。

金雕吃饱后,叼起一块内脏,飞回了山顶。

刘洪志一拍自己的胸口,“吓死宝宝了”。

收了宝剑,悄悄地抚掉盖在两人身上的雪。

吴琪凡问道:“小师弟,安全了吗?”。

“先别着急,再躺一会。”

五朵山下,通往邺城的官道旁,躺着两个受伤的人和一具狼尸。

官道上路过的马车纷纷避让。

刘洪志都记不清,到底拦了多少驾路过的马车。

看了眼躺在狼皮上,大腿上的伤口,已经腐烂,散发着恶臭的吴琪凡。

借助木棍的支撑,艰难的站了起来。

望着一辆越来越近的马车,又一次伸出了手。

“叔叔,帮个忙,带我们一程吧,我们是去宰相府驱鬼的,只要你把我们带到宰相府,我们必有重谢。”

说着把手里拿着的银子,递给车夫看。

赶车的大叔,听到宰相府三个字,稍愣了一下。

车内一个黄鹂鸟般宛转的声音,传了过来:“李大叔,停一下”。

马车徐徐地停了下来,车帘掀起了一角,一张如花儿般娇嫩,凝脂样润泽的小脸露了出来。

刘洪志一见,竟有点痴了,师妹?

那黄鹂鸟般的声音,又传了过来:“你要到宰相府去驱鬼?宰相府闹鬼了?”

刘洪志看她皱眉,凝思的样子,生怕她愁坏了容颜,只想抚平她皱起的眉头。

那张小脸看到他的猪哥样,微露厌恶之色,刚要把车帘放下,又看到了狼皮上,放着的狼尸。

再看刘洪志时,似乎他的身上,有一股吸引自己的东西。

“你这么小,会驱鬼?”

刘洪志低头刚想说不知道,却看到大师兄那痛苦的样子,硬着头皮坚定地说道:“是的。”

那张小脸上,如同黑宝石般明亮的眼睛,盯着刘洪志仔细审视了一眼,发现他的身上,的确有一种,别人不具备的东西。

狼虽凶残,生性却多疑。

有了。

刘洪志将宝剑拔了出来,刺透上面覆盖的雪,斜斜地指着那两头狼。

狼的嗅觉很灵敏,两头狼嗅到了宝剑上,残留的狼血的味道,狐疑地朝露出半截的宝剑望去。

不好,中了那人的埋伏。

两头狼如惊弓之鸟,转头便朝山下跑去。

两头金雕站在山顶的树枝上,观察山下的情景。

一眼便看到了奔逃的两头狼,两头金雕“叽儿”一声鸣叫,翅膀一扇,便俯冲下来。

金雕是狼的天敌,两头狼听到金雕的鸣叫,跑的更快了。

两头金雕如流星般,很快便追上了那两头狼,强大地俯冲力作用下,两头金雕把两头狼死死地摁在地上。

抬头看了周围一眼,金雕把狼的眼睛啄了出来。在狼的惨叫声中,金雕啄破了狼的肚子,头一甩,将狼的肠子抛出一丈多远。

刘洪志趁着金雕啄狼的时候,一点,一点将宝剑收了起来。

金雕吃饱后,叼起一块内脏,飞回了山顶。

刘洪志一拍自己的胸口,“吓死宝宝了”。

收了宝剑,悄悄地抚掉盖在两人身上的雪。

吴琪凡问道:“小师弟,安全了吗?”。

“先别着急,再躺一会。”

五朵山下,通往邺城的官道旁,躺着两个受伤的人和一具狼尸。

官道上路过的马车纷纷避让。

刘洪志都记不清,到底拦了多少驾路过的马车。

看了眼躺在狼皮上,大腿上的伤口,已经腐烂,散发着恶臭的吴琪凡。

借助木棍的支撑,艰难的站了起来。

望着一辆越来越近的马车,又一次伸出了手。

“叔叔,帮个忙,带我们一程吧,我们是去宰相府驱鬼的,只要你把我们带到宰相府,我们必有重谢。”

说着把手里拿着的银子,递给车夫看。

赶车的大叔,听到宰相府三个字,稍愣了一下。

车内一个黄鹂鸟般宛转的声音,传了过来:“李大叔,停一下”。

马车徐徐地停了下来,车帘掀起了一角,一张如花儿般娇嫩,凝脂样润泽的小脸露了出来。

刘洪志一见,竟有点痴了,师妹?

那黄鹂鸟般的声音,又传了过来:“你要到宰相府去驱鬼?宰相府闹鬼了?”

刘洪志看她皱眉,凝思的样子,生怕她愁坏了容颜,只想抚平她皱起的眉头。

那张小脸看到他的猪哥样,微露厌恶之色,刚要把车帘放下,又看到了狼皮上,放着的狼尸。

再看刘洪志时,似乎他的身上,有一股吸引自己的东西。

“你这么小,会驱鬼?”

刘洪志低头刚想说不知道,却看到大师兄那痛苦的样子,硬着头皮坚定地说道:“是的。”

那张小脸上,如同黑宝石般明亮的眼睛,盯着刘洪志仔细审视了一眼,发现他的身上,的确有一种,别人不具备的东西。

狼虽凶残,生性却多疑。

有了。

刘洪志将宝剑拔了出来,刺透上面覆盖的雪,斜斜地指着那两头狼。

狼的嗅觉很灵敏,两头狼嗅到了宝剑上,残留的狼血的味道,狐疑地朝露出半截的宝剑望去。

不好,中了那人的埋伏。

两头狼如惊弓之鸟,转头便朝山下跑去。

两头金雕站在山顶的树枝上,观察山下的情景。

一眼便看到了奔逃的两头狼,两头金雕“叽儿”一声鸣叫,翅膀一扇,便俯冲下来。

金雕是狼的天敌,两头狼听到金雕的鸣叫,跑的更快了。

两头金雕如流星般,很快便追上了那两头狼,强大地俯冲力作用下,两头金雕把两头狼死死地摁在地上。

抬头看了周围一眼,金雕把狼的眼睛啄了出来。在狼的惨叫声中,金雕啄破了狼的肚子,头一甩,将狼的肠子抛出一丈多远。

刘洪志趁着金雕啄狼的时候,一点,一点将宝剑收了起来。

金雕吃饱后,叼起一块内脏,飞回了山顶。

刘洪志一拍自己的胸口,“吓死宝宝了”。

收了宝剑,悄悄地抚掉盖在两人身上的雪。

吴琪凡问道:“小师弟,安全了吗?”。

“先别着急,再躺一会。”

五朵山下,通往邺城的官道旁,躺着两个受伤的人和一具狼尸。

官道上路过的马车纷纷避让。

刘洪志都记不清,到底拦了多少驾路过的马车。

看了眼躺在狼皮上,大腿上的伤口,已经腐烂,散发着恶臭的吴琪凡。

借助木棍的支撑,艰难的站了起来。

望着一辆越来越近的马车,又一次伸出了手。

“叔叔,帮个忙,带我们一程吧,我们是去宰相府驱鬼的,只要你把我们带到宰相府,我们必有重谢。”

说着把手里拿着的银子,递给车夫看。

赶车的大叔,听到宰相府三个字,稍愣了一下。

车内一个黄鹂鸟般宛转的声音,传了过来:“李大叔,停一下”。

马车徐徐地停了下来,车帘掀起了一角,一张如花儿般娇嫩,凝脂样润泽的小脸露了出来。

刘洪志一见,竟有点痴了,师妹?

那黄鹂鸟般的声音,又传了过来:“你要到宰相府去驱鬼?宰相府闹鬼了?”

刘洪志看她皱眉,凝思的样子,生怕她愁坏了容颜,只想抚平她皱起的眉头。

那张小脸看到他的猪哥样,微露厌恶之色,刚要把车帘放下,又看到了狼皮上,放着的狼尸。

再看刘洪志时,似乎他的身上,有一股吸引自己的东西。

“你这么小,会驱鬼?”

刘洪志低头刚想说不知道,却看到大师兄那痛苦的样子,硬着头皮坚定地说道:“是的。”

那张小脸上,如同黑宝石般明亮的眼睛,盯着刘洪志仔细审视了一眼,发现他的身上,的确有一种,别人不具备的东西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