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快读小说 > 苟刀修 > 第169章 不管我去了哪里,我的承诺依旧有效!

第169章 不管我去了哪里,我的承诺依旧有效!

“吴师兄!你看吧!我就说这家伙肯定不知道!整天就知道待在他那个小破院子里,也不和师兄弟们来往!”

吴胖子还没回答,陆灵汐便抢先开口了。

“还是小师妹了解陈老弟啊!”

吴胖子若有深意的看了看陆灵汐,又看了看陈星。

“吴师兄!你说什么呢!”

陆灵汐哪还听不出吴胖子话里的意思,顿时大为羞恼。

“时间差不多了!我该前往山门前与两位师姐会合了!”

吴胖子装傻,连忙便朝着小院门口走去。

“吴师兄!你别走!把话说清楚!”

陆灵汐连忙追了上去。

虽然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,但陈星与陈不悔和南宫艳都算是认识,去送一送也是应该的。

于是乎,陈星也连忙跟了上去。

山门前,此时热闹非常,除了宗主李清扬之外,其余大大小小的长老以及真传,全都到齐了。

这些人大多都围拢在了陈不悔和南宫艳身边,说着一些亲近的话。

只可惜,这两位都是一脸平淡,仿佛对谁都不加持色一般!

这也不难理解,两人如今都是筑基后期的修为,宗门之中除了宗主李清扬之外,就属这两位最为强悍!

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,众人闻声看去,便见吴胖子在前,陆灵汐追在其后,陈星走在最后面。

“臭小子!你们这是成何体统!都这时候了,还有心打闹!”

吴长老见到这一幕,顿时一捂脑门,然后便冲着吴胖子吼道。

吴胖子见状,连忙停止胡闹,老老实实的站在了原地。

陆灵汐则是吐了吐舌头,躲到了刚刚到来的陈星的身后。

吴长老自然不会就此罢休,提溜着吴胖子的耳朵,骂道:“你这臭小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吧?要还是这般不着调,干脆也别去雷霆殿了!免得去了还给我灵剑宗丢人!”

“别啊!老爹!我今后一定老老实实努力修炼!”

吴胖子立马指天发誓。

“吴长老,你就别开玩笑了!这种机会,你舍得放弃吗?”

“老吴啊!年轻人就是这样的,你又何必太较真呢?”

“我看天德最近已经改了不少,你就别太过苛求了!”

“老吴!你可小心了!万一吴小子修炼有成,非找你算账不可!”

...................

敢这么说吴长老的,也就只有那些长老了。

“哼!最好如此!”

吴长老见众人都看过来,也知道不好再继续教训儿子了。

这边刚刚教训完吴胖子,吴长老便发现陈不悔和南宫艳一齐朝这边走来。

吴长老连忙迎了上去,拱手笑道:“两位真传!今后我家小子就有劳两位多照顾了!”

“应该的!都是灵剑宗出去的,自然应该互相照顾!”

陈不悔连忙笑着说道。

南宫艳则是点点头,便不再说话了!

自从南宫山出事之后,南宫艳对于灵剑宗之人,都不是很待见,能点点头就已经算不错了。

“那便多谢两位真传了!”

吴长老道谢之后,连忙将吴胖子拉到身边说道:“还不谢谢两位真传!”

“多谢两位师姐!”

吴胖子老老实实的道谢。

“吴师弟不必客气!”

陈不悔摆了摆手,示意吴胖子无需如此!

南宫艳则是依旧点点头,一言不发。

正当所有人都以为陈不悔和南宫艳是去找吴胖子说话的时候,两人却是越过了吴长老和吴胖子,朝着陈星靠近。

陈星见状,心中发苦,他可不想成为全场焦点,这与他的人设不符!

可这两位非要过来,他也只能迎了上去,一礼道:“见过两位师姐!”

众人见陈星走向陈不悔和南宫艳,还主动打招呼,便开始幸灾乐祸了起来。

“你们看,那不是新晋内门弟子陈胜吗?”

“是他!他想干什么呢?他不会觉得陈不悔和南宫艳两位真传会理会他吧?真是天真啊!”

“就是!以为自己在外门大比之上大放异彩,便觉得两位真传会另眼相看!简直天真!”

“这不是自取其辱吗?不知道两位真传是什么性子啊!”

“可不是!某些人以为自己有些本事,便以为谁都会当他是一盘菜!当真可笑!”

...............

众人看到陈星迎向陈不悔和南宫艳是想套近乎,便纷纷出言嘲讽。

可接下来的一幕,却是狠狠地给这些嘲讽之人一个响亮的耳光!

只见两位高冷真传,竟然齐齐露出了微笑,朝着陈星招呼道:“陈师弟!你来了!”

“我眼睛肯定是瞎了!两位真传怎么可能会对着那陈胜笑呢?”

“不可能的!绝对不可能的!灵剑双珠竟然会对一个男子微笑!”

“难道说,陈胜此人之前便与两位真传认识?”

“难以置信!从来都对男子不假辞色的灵剑双珠,竟然同时对一个男人笑了!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看到这一幕的不少人都感觉整个世界都颠覆了,高冷的灵剑双珠竟然会笑,还是对着一个刚刚在宗门之中崭露头角的内门弟子笑!

“两位师姐!竟然要离开灵剑宗,前往雷霆殿,为何事先一点口风都不愿透露呢?”

陈星有些不解。

“这种事情还用得着我们特意去说吗?不应该早就传遍全宗了?你不知道,只能说明你不关心我们!”

陈不悔有些不满的说道。

“我不说,你难道就不会问吗?”

南宫艳的这个回答,当真让陈星无语!他都不知道此事,要如何问呢?

“这....的确是我的不对!还请两位师姐原谅!”

陈星还能说什么,只能连忙认错!

“算你小子识相!那我就不追究了!”

陈不悔很满意陈星的态度。

“不管我去了哪里!我的承诺依旧有效!”

南宫艳则是说了一句只有两人能明白的话。

陈星还想说什么的时候,远处的天空之中却是传来了大型飞行法器的声音,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吴长老道谢之后,连忙将吴胖子拉到身边说道:“还不谢谢两位真传!”

“多谢两位师姐!”

吴胖子老老实实的道谢。

“吴师弟不必客气!”

陈不悔摆了摆手,示意吴胖子无需如此!

南宫艳则是依旧点点头,一言不发。

正当所有人都以为陈不悔和南宫艳是去找吴胖子说话的时候,两人却是越过了吴长老和吴胖子,朝着陈星靠近。

陈星见状,心中发苦,他可不想成为全场焦点,这与他的人设不符!

可这两位非要过来,他也只能迎了上去,一礼道:“见过两位师姐!”

众人见陈星走向陈不悔和南宫艳,还主动打招呼,便开始幸灾乐祸了起来。

“你们看,那不是新晋内门弟子陈胜吗?”

“是他!他想干什么呢?他不会觉得陈不悔和南宫艳两位真传会理会他吧?真是天真啊!”

“就是!以为自己在外门大比之上大放异彩,便觉得两位真传会另眼相看!简直天真!”

“这不是自取其辱吗?不知道两位真传是什么性子啊!”

“可不是!某些人以为自己有些本事,便以为谁都会当他是一盘菜!当真可笑!”

...............

众人看到陈星迎向陈不悔和南宫艳是想套近乎,便纷纷出言嘲讽。

可接下来的一幕,却是狠狠地给这些嘲讽之人一个响亮的耳光!

只见两位高冷真传,竟然齐齐露出了微笑,朝着陈星招呼道:“陈师弟!你来了!”

“我眼睛肯定是瞎了!两位真传怎么可能会对着那陈胜笑呢?”

“不可能的!绝对不可能的!灵剑双珠竟然会对一个男子微笑!”

“难道说,陈胜此人之前便与两位真传认识?”

“难以置信!从来都对男子不假辞色的灵剑双珠,竟然同时对一个男人笑了!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看到这一幕的不少人都感觉整个世界都颠覆了,高冷的灵剑双珠竟然会笑,还是对着一个刚刚在宗门之中崭露头角的内门弟子笑!

“两位师姐!竟然要离开灵剑宗,前往雷霆殿,为何事先一点口风都不愿透露呢?”

陈星有些不解。

“这种事情还用得着我们特意去说吗?不应该早就传遍全宗了?你不知道,只能说明你不关心我们!”

陈不悔有些不满的说道。

“我不说,你难道就不会问吗?”

南宫艳的这个回答,当真让陈星无语!他都不知道此事,要如何问呢?

“这....的确是我的不对!还请两位师姐原谅!”

陈星还能说什么,只能连忙认错!

“算你小子识相!那我就不追究了!”

陈不悔很满意陈星的态度。

“不管我去了哪里!我的承诺依旧有效!”

南宫艳则是说了一句只有两人能明白的话。

陈星还想说什么的时候,远处的天空之中却是传来了大型飞行法器的声音,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吴长老道谢之后,连忙将吴胖子拉到身边说道:“还不谢谢两位真传!”

“多谢两位师姐!”

吴胖子老老实实的道谢。

“吴师弟不必客气!”

陈不悔摆了摆手,示意吴胖子无需如此!

南宫艳则是依旧点点头,一言不发。

正当所有人都以为陈不悔和南宫艳是去找吴胖子说话的时候,两人却是越过了吴长老和吴胖子,朝着陈星靠近。

陈星见状,心中发苦,他可不想成为全场焦点,这与他的人设不符!

可这两位非要过来,他也只能迎了上去,一礼道:“见过两位师姐!”

众人见陈星走向陈不悔和南宫艳,还主动打招呼,便开始幸灾乐祸了起来。

“你们看,那不是新晋内门弟子陈胜吗?”

“是他!他想干什么呢?他不会觉得陈不悔和南宫艳两位真传会理会他吧?真是天真啊!”

“就是!以为自己在外门大比之上大放异彩,便觉得两位真传会另眼相看!简直天真!”

“这不是自取其辱吗?不知道两位真传是什么性子啊!”

“可不是!某些人以为自己有些本事,便以为谁都会当他是一盘菜!当真可笑!”

...............

众人看到陈星迎向陈不悔和南宫艳是想套近乎,便纷纷出言嘲讽。

可接下来的一幕,却是狠狠地给这些嘲讽之人一个响亮的耳光!

只见两位高冷真传,竟然齐齐露出了微笑,朝着陈星招呼道:“陈师弟!你来了!”

“我眼睛肯定是瞎了!两位真传怎么可能会对着那陈胜笑呢?”

“不可能的!绝对不可能的!灵剑双珠竟然会对一个男子微笑!”

“难道说,陈胜此人之前便与两位真传认识?”

“难以置信!从来都对男子不假辞色的灵剑双珠,竟然同时对一个男人笑了!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看到这一幕的不少人都感觉整个世界都颠覆了,高冷的灵剑双珠竟然会笑,还是对着一个刚刚在宗门之中崭露头角的内门弟子笑!

“两位师姐!竟然要离开灵剑宗,前往雷霆殿,为何事先一点口风都不愿透露呢?”

陈星有些不解。

“这种事情还用得着我们特意去说吗?不应该早就传遍全宗了?你不知道,只能说明你不关心我们!”

陈不悔有些不满的说道。

“我不说,你难道就不会问吗?”

南宫艳的这个回答,当真让陈星无语!他都不知道此事,要如何问呢?

“这....的确是我的不对!还请两位师姐原谅!”

陈星还能说什么,只能连忙认错!

“算你小子识相!那我就不追究了!”

陈不悔很满意陈星的态度。

“不管我去了哪里!我的承诺依旧有效!”

南宫艳则是说了一句只有两人能明白的话。

陈星还想说什么的时候,远处的天空之中却是传来了大型飞行法器的声音,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吴长老道谢之后,连忙将吴胖子拉到身边说道:“还不谢谢两位真传!”

“多谢两位师姐!”

吴胖子老老实实的道谢。

“吴师弟不必客气!”

陈不悔摆了摆手,示意吴胖子无需如此!

南宫艳则是依旧点点头,一言不发。

正当所有人都以为陈不悔和南宫艳是去找吴胖子说话的时候,两人却是越过了吴长老和吴胖子,朝着陈星靠近。

陈星见状,心中发苦,他可不想成为全场焦点,这与他的人设不符!

可这两位非要过来,他也只能迎了上去,一礼道:“见过两位师姐!”

众人见陈星走向陈不悔和南宫艳,还主动打招呼,便开始幸灾乐祸了起来。

“你们看,那不是新晋内门弟子陈胜吗?”

“是他!他想干什么呢?他不会觉得陈不悔和南宫艳两位真传会理会他吧?真是天真啊!”

“就是!以为自己在外门大比之上大放异彩,便觉得两位真传会另眼相看!简直天真!”

“这不是自取其辱吗?不知道两位真传是什么性子啊!”

“可不是!某些人以为自己有些本事,便以为谁都会当他是一盘菜!当真可笑!”

...............

众人看到陈星迎向陈不悔和南宫艳是想套近乎,便纷纷出言嘲讽。

可接下来的一幕,却是狠狠地给这些嘲讽之人一个响亮的耳光!

只见两位高冷真传,竟然齐齐露出了微笑,朝着陈星招呼道:“陈师弟!你来了!”

“我眼睛肯定是瞎了!两位真传怎么可能会对着那陈胜笑呢?”

“不可能的!绝对不可能的!灵剑双珠竟然会对一个男子微笑!”

“难道说,陈胜此人之前便与两位真传认识?”

“难以置信!从来都对男子不假辞色的灵剑双珠,竟然同时对一个男人笑了!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看到这一幕的不少人都感觉整个世界都颠覆了,高冷的灵剑双珠竟然会笑,还是对着一个刚刚在宗门之中崭露头角的内门弟子笑!

“两位师姐!竟然要离开灵剑宗,前往雷霆殿,为何事先一点口风都不愿透露呢?”

陈星有些不解。

“这种事情还用得着我们特意去说吗?不应该早就传遍全宗了?你不知道,只能说明你不关心我们!”

陈不悔有些不满的说道。

“我不说,你难道就不会问吗?”

南宫艳的这个回答,当真让陈星无语!他都不知道此事,要如何问呢?

“这....的确是我的不对!还请两位师姐原谅!”

陈星还能说什么,只能连忙认错!

“算你小子识相!那我就不追究了!”

陈不悔很满意陈星的态度。

“不管我去了哪里!我的承诺依旧有效!”

南宫艳则是说了一句只有两人能明白的话。

陈星还想说什么的时候,远处的天空之中却是传来了大型飞行法器的声音,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吴长老道谢之后,连忙将吴胖子拉到身边说道:“还不谢谢两位真传!”

“多谢两位师姐!”

吴胖子老老实实的道谢。

“吴师弟不必客气!”

陈不悔摆了摆手,示意吴胖子无需如此!

南宫艳则是依旧点点头,一言不发。

正当所有人都以为陈不悔和南宫艳是去找吴胖子说话的时候,两人却是越过了吴长老和吴胖子,朝着陈星靠近。

陈星见状,心中发苦,他可不想成为全场焦点,这与他的人设不符!

可这两位非要过来,他也只能迎了上去,一礼道:“见过两位师姐!”

众人见陈星走向陈不悔和南宫艳,还主动打招呼,便开始幸灾乐祸了起来。

“你们看,那不是新晋内门弟子陈胜吗?”

“是他!他想干什么呢?他不会觉得陈不悔和南宫艳两位真传会理会他吧?真是天真啊!”

“就是!以为自己在外门大比之上大放异彩,便觉得两位真传会另眼相看!简直天真!”

“这不是自取其辱吗?不知道两位真传是什么性子啊!”

“可不是!某些人以为自己有些本事,便以为谁都会当他是一盘菜!当真可笑!”

...............

众人看到陈星迎向陈不悔和南宫艳是想套近乎,便纷纷出言嘲讽。

可接下来的一幕,却是狠狠地给这些嘲讽之人一个响亮的耳光!

只见两位高冷真传,竟然齐齐露出了微笑,朝着陈星招呼道:“陈师弟!你来了!”

“我眼睛肯定是瞎了!两位真传怎么可能会对着那陈胜笑呢?”

“不可能的!绝对不可能的!灵剑双珠竟然会对一个男子微笑!”

“难道说,陈胜此人之前便与两位真传认识?”

“难以置信!从来都对男子不假辞色的灵剑双珠,竟然同时对一个男人笑了!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看到这一幕的不少人都感觉整个世界都颠覆了,高冷的灵剑双珠竟然会笑,还是对着一个刚刚在宗门之中崭露头角的内门弟子笑!

“两位师姐!竟然要离开灵剑宗,前往雷霆殿,为何事先一点口风都不愿透露呢?”

陈星有些不解。

“这种事情还用得着我们特意去说吗?不应该早就传遍全宗了?你不知道,只能说明你不关心我们!”

陈不悔有些不满的说道。

“我不说,你难道就不会问吗?”

南宫艳的这个回答,当真让陈星无语!他都不知道此事,要如何问呢?

“这....的确是我的不对!还请两位师姐原谅!”

陈星还能说什么,只能连忙认错!

“算你小子识相!那我就不追究了!”

陈不悔很满意陈星的态度。

“不管我去了哪里!我的承诺依旧有效!”

南宫艳则是说了一句只有两人能明白的话。

陈星还想说什么的时候,远处的天空之中却是传来了大型飞行法器的声音,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吴长老道谢之后,连忙将吴胖子拉到身边说道:“还不谢谢两位真传!”

“多谢两位师姐!”

吴胖子老老实实的道谢。

“吴师弟不必客气!”

陈不悔摆了摆手,示意吴胖子无需如此!

南宫艳则是依旧点点头,一言不发。

正当所有人都以为陈不悔和南宫艳是去找吴胖子说话的时候,两人却是越过了吴长老和吴胖子,朝着陈星靠近。

陈星见状,心中发苦,他可不想成为全场焦点,这与他的人设不符!

可这两位非要过来,他也只能迎了上去,一礼道:“见过两位师姐!”

众人见陈星走向陈不悔和南宫艳,还主动打招呼,便开始幸灾乐祸了起来。

“你们看,那不是新晋内门弟子陈胜吗?”

“是他!他想干什么呢?他不会觉得陈不悔和南宫艳两位真传会理会他吧?真是天真啊!”

“就是!以为自己在外门大比之上大放异彩,便觉得两位真传会另眼相看!简直天真!”

“这不是自取其辱吗?不知道两位真传是什么性子啊!”

“可不是!某些人以为自己有些本事,便以为谁都会当他是一盘菜!当真可笑!”

...............

众人看到陈星迎向陈不悔和南宫艳是想套近乎,便纷纷出言嘲讽。

可接下来的一幕,却是狠狠地给这些嘲讽之人一个响亮的耳光!

只见两位高冷真传,竟然齐齐露出了微笑,朝着陈星招呼道:“陈师弟!你来了!”

“我眼睛肯定是瞎了!两位真传怎么可能会对着那陈胜笑呢?”

“不可能的!绝对不可能的!灵剑双珠竟然会对一个男子微笑!”

“难道说,陈胜此人之前便与两位真传认识?”

“难以置信!从来都对男子不假辞色的灵剑双珠,竟然同时对一个男人笑了!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看到这一幕的不少人都感觉整个世界都颠覆了,高冷的灵剑双珠竟然会笑,还是对着一个刚刚在宗门之中崭露头角的内门弟子笑!

“两位师姐!竟然要离开灵剑宗,前往雷霆殿,为何事先一点口风都不愿透露呢?”

陈星有些不解。

“这种事情还用得着我们特意去说吗?不应该早就传遍全宗了?你不知道,只能说明你不关心我们!”

陈不悔有些不满的说道。

“我不说,你难道就不会问吗?”

南宫艳的这个回答,当真让陈星无语!他都不知道此事,要如何问呢?

“这....的确是我的不对!还请两位师姐原谅!”

陈星还能说什么,只能连忙认错!

“算你小子识相!那我就不追究了!”

陈不悔很满意陈星的态度。

“不管我去了哪里!我的承诺依旧有效!”

南宫艳则是说了一句只有两人能明白的话。

陈星还想说什么的时候,远处的天空之中却是传来了大型飞行法器的声音,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吴长老道谢之后,连忙将吴胖子拉到身边说道:“还不谢谢两位真传!”

“多谢两位师姐!”

吴胖子老老实实的道谢。

“吴师弟不必客气!”

陈不悔摆了摆手,示意吴胖子无需如此!

南宫艳则是依旧点点头,一言不发。

正当所有人都以为陈不悔和南宫艳是去找吴胖子说话的时候,两人却是越过了吴长老和吴胖子,朝着陈星靠近。

陈星见状,心中发苦,他可不想成为全场焦点,这与他的人设不符!

可这两位非要过来,他也只能迎了上去,一礼道:“见过两位师姐!”

众人见陈星走向陈不悔和南宫艳,还主动打招呼,便开始幸灾乐祸了起来。

“你们看,那不是新晋内门弟子陈胜吗?”

“是他!他想干什么呢?他不会觉得陈不悔和南宫艳两位真传会理会他吧?真是天真啊!”

“就是!以为自己在外门大比之上大放异彩,便觉得两位真传会另眼相看!简直天真!”

“这不是自取其辱吗?不知道两位真传是什么性子啊!”

“可不是!某些人以为自己有些本事,便以为谁都会当他是一盘菜!当真可笑!”

...............

众人看到陈星迎向陈不悔和南宫艳是想套近乎,便纷纷出言嘲讽。

可接下来的一幕,却是狠狠地给这些嘲讽之人一个响亮的耳光!

只见两位高冷真传,竟然齐齐露出了微笑,朝着陈星招呼道:“陈师弟!你来了!”

“我眼睛肯定是瞎了!两位真传怎么可能会对着那陈胜笑呢?”

“不可能的!绝对不可能的!灵剑双珠竟然会对一个男子微笑!”

“难道说,陈胜此人之前便与两位真传认识?”

“难以置信!从来都对男子不假辞色的灵剑双珠,竟然同时对一个男人笑了!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看到这一幕的不少人都感觉整个世界都颠覆了,高冷的灵剑双珠竟然会笑,还是对着一个刚刚在宗门之中崭露头角的内门弟子笑!

“两位师姐!竟然要离开灵剑宗,前往雷霆殿,为何事先一点口风都不愿透露呢?”

陈星有些不解。

“这种事情还用得着我们特意去说吗?不应该早就传遍全宗了?你不知道,只能说明你不关心我们!”

陈不悔有些不满的说道。

“我不说,你难道就不会问吗?”

南宫艳的这个回答,当真让陈星无语!他都不知道此事,要如何问呢?

“这....的确是我的不对!还请两位师姐原谅!”

陈星还能说什么,只能连忙认错!

“算你小子识相!那我就不追究了!”

陈不悔很满意陈星的态度。

“不管我去了哪里!我的承诺依旧有效!”

南宫艳则是说了一句只有两人能明白的话。

陈星还想说什么的时候,远处的天空之中却是传来了大型飞行法器的声音,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吴长老道谢之后,连忙将吴胖子拉到身边说道:“还不谢谢两位真传!”

“多谢两位师姐!”

吴胖子老老实实的道谢。

“吴师弟不必客气!”

陈不悔摆了摆手,示意吴胖子无需如此!

南宫艳则是依旧点点头,一言不发。

正当所有人都以为陈不悔和南宫艳是去找吴胖子说话的时候,两人却是越过了吴长老和吴胖子,朝着陈星靠近。

陈星见状,心中发苦,他可不想成为全场焦点,这与他的人设不符!

可这两位非要过来,他也只能迎了上去,一礼道:“见过两位师姐!”

众人见陈星走向陈不悔和南宫艳,还主动打招呼,便开始幸灾乐祸了起来。

“你们看,那不是新晋内门弟子陈胜吗?”

“是他!他想干什么呢?他不会觉得陈不悔和南宫艳两位真传会理会他吧?真是天真啊!”

“就是!以为自己在外门大比之上大放异彩,便觉得两位真传会另眼相看!简直天真!”

“这不是自取其辱吗?不知道两位真传是什么性子啊!”

“可不是!某些人以为自己有些本事,便以为谁都会当他是一盘菜!当真可笑!”

...............

众人看到陈星迎向陈不悔和南宫艳是想套近乎,便纷纷出言嘲讽。

可接下来的一幕,却是狠狠地给这些嘲讽之人一个响亮的耳光!

只见两位高冷真传,竟然齐齐露出了微笑,朝着陈星招呼道:“陈师弟!你来了!”

“我眼睛肯定是瞎了!两位真传怎么可能会对着那陈胜笑呢?”

“不可能的!绝对不可能的!灵剑双珠竟然会对一个男子微笑!”

“难道说,陈胜此人之前便与两位真传认识?”

“难以置信!从来都对男子不假辞色的灵剑双珠,竟然同时对一个男人笑了!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看到这一幕的不少人都感觉整个世界都颠覆了,高冷的灵剑双珠竟然会笑,还是对着一个刚刚在宗门之中崭露头角的内门弟子笑!

“两位师姐!竟然要离开灵剑宗,前往雷霆殿,为何事先一点口风都不愿透露呢?”

陈星有些不解。

“这种事情还用得着我们特意去说吗?不应该早就传遍全宗了?你不知道,只能说明你不关心我们!”

陈不悔有些不满的说道。

“我不说,你难道就不会问吗?”

南宫艳的这个回答,当真让陈星无语!他都不知道此事,要如何问呢?

“这....的确是我的不对!还请两位师姐原谅!”

陈星还能说什么,只能连忙认错!

“算你小子识相!那我就不追究了!”

陈不悔很满意陈星的态度。

“不管我去了哪里!我的承诺依旧有效!”

南宫艳则是说了一句只有两人能明白的话。

陈星还想说什么的时候,远处的天空之中却是传来了大型飞行法器的声音,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