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快读小说 > 我的夫君太阴险:嫁给鬼王 > 第30章 背后的刀子

第30章 背后的刀子

绳子绑得太紧,在我的手腕上缠了十几圈,我使了很大的力气,也只能让两个手腕有轻微的移动,摩擦的力道微乎其微。

手镯被两只胳膊夹的紧紧的,肉眼可见的微微上下晃动,用它唤来阎慕卿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了。

并且我还发现了一个悲催的现象,手上的绳子随着我的晃动,没有一点松动的现象不说,还在一点点的收紧,几乎要勒到皮肉里去了。

被精媚称作蛇怪的怪异男人,瞥见了眼我手都上的动作,并没有上前阻止,而是嘿嘿地冷笑了几声,对精媚说道:“媚妹,你说当初这还魂珠,到底是谁给这个蠢娃的,真是白瞎了这人世至宝。”

精媚闻言也漫不经心地扫了我一眼:“怪哥,这锁妖绳研究了这么多年,还是没有掌握点门道?”

蛇怪无所谓地一耸脖子:“谁说不是呢,我猜传闻可能有假,它也就比普通绳子特殊了那么一点而已,不说这个了,赶紧琢磨怎么取出还魂珠才是正事。”

精媚附和地点点头,两人又开始交头接耳地讨论起来,亳不担心我会挣脱绳子跑掉。

听这女人的意思,我腕上的绳子叫做“锁妖绳”,锁妖,锁妖,即专门锁住妖怪的绳子。听名字应该是很厉害的,只是那蛇怪还不咋会用。我端详着它,我又不是妖为啥会把我锁得这么紧,越挣扎越紧,真是挺邪门的。

要是蛇怪掌握了它的精髓,它岂不是直接成了精,自己都能嗖地出去绑人了。

我对这个绳子有点感兴趣,不管它能不能锁妖,就是这让你奈何不了的自我收紧力,就非常让我喜欢。

关键它只是个绳子,坐个火车高铁飞机的都能安检过关。

一时之间胡思乱想过了头,暂时都忘了身处怎样一个鸟境地 。

蛇怪和精媚嘀嘀咕咕半天,终于也商量出了结果,蛇怪有点不甘心地对精媚说:“媚妹,那就按照你说的,先把这娃安置到你的洞里,你可得答应我,这事儿不能让其他女人知道了,到时候你我一人半颗还魂珠,快乐地到天上做神仙,神仙眷侣,啊呵呵……”

女人娇笑着给了蛇怪一拳,又啪叽在他那豆大的鼻子上方亲了一口:“怪哥,人家跟你多少年了,你还不信我吗!”

怪哥也不老实,伸出一只森白的大爪子,在精媚的屁股上抓了一把,调笑道:“哼,你还说呢,我这十七个老婆里,还不是你最鬼精鬼精的。”

“不过,我喜欢。”

精媚听得花枝乱颤,又抓了把蛇怪的胸膛,把蛇怪弄得心痒难耐的。

我真是有点没眼看,胃里一阵翻滚,要不是午饭和晚饭都没吃,我指定吐出来了。

最后还是精媚比较理智,提醒蛇怪赶紧走,万一被别人找到这里就不好了。

转移现场,对我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,他们肯定会把我弄到更隐秘的地方,无论是有人想要救我,还是自行逃跑都会比现在困难。

更何况还是什么洞里,到时候把洞门一堵,恐怕大罗神仙也找不到我。

心里急得不行,但我一个普通姑娘家被捆绑着双腿和双手,面对着这样两个穷凶极恶的人,也实在没啥好办法。

“怪哥,赶紧过来帮忙把她解下来,我背着,你从前面带路。”

精媚首先走到了我后面,解了我绑在柱子上的绳子,绳子太长她没什么耐心,着急忙慌地招呼蛇怪。

我心中顿时大喜,这绝对是个绝好的机会。

等他们把我身上的绳子解开后,我艰难地动了动僵硬的身体,往左面顺势一倒,绑着的双手猛地磕在了坚硬的水泥地上,地上还有几半截用过的钢筋,磕得底下的那整条胳膊生疼,同时手腕也被狠狠地咯了一下,传来一声叮咚脆响。

精媚以为我身子麻了,在我腿上踹了一脚,然后扛起我就往外走,看不出她的腰肢细得跟柳条似的,力气却这么大。

她扛着我就跟扛着一本书一样,脸不红心不跳的,我颤颤巍巍地蜷缩在她肩头,看着她那如葱白一样的细胳膊很没安全感,生怕一不小心就掉下了摔成肉饼。

精媚让蛇怪走在她前面,好查看路上有没有啥可疑之人。

“她落在我们手里的消息,万不能被别人知道了去,蛇怪你盯紧了可!”

蛇怪一边答应着,一边用那双细长如纸片样的双眼四处查看,他们两个以一种诡异的脚步移动着身体,速度飞快,几乎没有什么声响。

偶尔,会有点轻微的沙沙声,就像他们不是在走路,而是在贴着肚皮爬行一样。

精媚的身体很凉,隔着衣服都冰得我直起鸡皮疙瘩。

他们都是蛇变的!

蛇的身体是凉的果真没骗人,精媚这个美女蛇精都变成了人的模样,身体特征依然还保留着蛇的本性。

当然心思也保留着蛇的狡猾与狠毒。

刚开始我还想着蛇类的世界跟我们到底不一样,女蛇精一点也不矫情造作,男蛇精也不会怜香惜玉,不然蛇怪怎么能让精媚这样的小女子,做扛着我的粗活 。

直到精媚出其不意地,把一把匕首插进蛇怪的后腰,我才真切体会到了最毒蛇精心。

按照他们的对话,精媚和蛇怪应该是对夫妻,精媚还是比较受蛇怪宠溺的那一个,她却可以上一秒和他调情打闹,下一秒送他上路,连匕首都用他的。

这狠劲儿实在让人——佩服!

蛇怪显然没料到,精媚会突然来这么一手,刀子插进去的刹那,他转头恶狠狠地看着精媚,几次预举起手都没成功,最后身子往后一仰,变成了一条两米多长的银色蟒蛇,出溜一滑就不见了。

我吓得不轻,差点没在精媚的背上滑下来。

她一只手紧紧地抓着我的领子,冲着蛇怪逃跑的地方骂了一句:“该死的老家伙缠了我这么多年就罢了,还想吃独食,我呸,谁要跟他一起成仙!”

精媚像是一直对蛇怪挺不满意的,但因为某种原因又不得不和他逢场作戏。

现在应该是时机到了,戏不用继续演下去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