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快读小说 > 我的夫君太阴险:嫁给鬼王 > 第28章 绑架

第28章 绑架

他一个连手机都没有的人,到底是怎么做到把手机玩得这么溜的,连通讯录好友都会加了!

我面目狰狞地看着“我的夫君”这四个字,想删了吧,手机又不是我买的,阎慕卿是要送给我的,我刚才说了不要。

不删吧,这几个字又是在我的通讯录里,思考了半天,我觉得还是恢复出厂设置,把手机还给他才妥当。

拿人手短,我妈天天跟我耳朵前念叨这句话,我可不想跟阎慕卿再有金钱上的纠葛。

但是,他给我准备的衣服就只能先穿上了,他把我的衣服丢了赔我一套总不过分吧。一会他回来我要好好跟他谈谈,告诉他我又逃不过他的手掌心,不用这么拘禁着我。

想到这,我快速地脱下身上的睡袍,换上阎慕卿赔给我的衣服,是一件淡绿色的连衣裙,穿上还挺好看的,不得不说买这衣服的人眼光不错,样式好看又合身。

收拾好后我把手机拿在手里,开始找设置,APP太多,我还没找到阎慕卿就回来了,气定神闲,就像刚才只是出去散了个步。

事情这么好解决?我有点失望。

“阿颜,喜欢这款手机吗,那个老板说是最新款,女孩子都喜欢这样的。”

阎慕卿的声音中含着淡淡的笑意,我头也不抬的应付:嗯,挺好看的,手上的动作加快。

却还是没有快过阎慕卿,他像是颇有兴趣地一挥手,手机就落在了他手中。

“恢复出厂设置?”

他看我的眼神渐渐变得冰冷:“花谨颜,你想干什么?”

他这个人我真是受不了,一会晴一会阴的,我想干啥你不是已经猜出来了吗,还问什么问!

我也没没给他好脸色:“那里面都是我的联系人,我当然得删了!”

“你干脆把衣服也脱了!”

阎慕卿语气幽幽,又像是在赌气,明显地是说手机也是他送的,不要,都不要好了。

他这是让我脱了裙子光腚?想到那个场景我一下子红了脸。

不过,我没有傻啦吧唧地接阎慕卿的话茬。

我跟他说背后的伤口不怎么疼了,想回学校去。

“铃铛,把药给阿颜。”

出乎我的意料,阎慕卿痛快地答应了。

我看到铃铛把药给我的时候,好像有话要对他说,不知道什么原因最后并没有说出口。

阎慕卿开车送我,一路上他都没有再跟我讲话,不知道是不是还在为手机的事生气。

车内的气压有点低,不过我的内心却暂时有种轻松愉快之感,那群要害我的东西都被阎慕卿消灭了,我也不用再害怕了,周六日啥的可以和室友们到处溜达溜达了。

我的银行卡里还有五千块钱,都是我在网上打工挣来的,我想给家人去买点东西,八月十五快到了,过了那天还不知道……

车子很快到达学校附近,我让阎慕卿在离大门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了车,上次就被别人指指点点了,我怎么说都是要脸的姑娘,不想再受非议。

阎慕卿没有反对,我刚一下车,他就飞快地把车开走了。

我直想笑,多大的人了还一副小男生的脾气。

我没来得及笑出来,因为突然间背脊发凉,就像是在冰水里泡着一样,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还没来得及回头看,整个人就像被突然点了穴一样,一动也不能动了。

接着便失去了意识,等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。

放眼望去一片灰色,地上还散落着一些零碎的钢筋水泥,有点像是暂时没有施工的工地。

我被绑架了!这是蹦入我脑袋的里的第一个念头。

可是,谁这么不长眼,绑架我一个全部资产,只有五千块钱的穷学生。

我没钱,我家连续三代贫农,也没钱,跟我们这儿能弄出几个子儿?

都不值得大费周章。

就在我烦恼,怎么遇到这样一个笨贼的时候,背脊又是一凉,并且这种凉越来越浓,渐渐地感觉整间屋子都被一股阴寒之气包围了。

实在太冷,我又没忍住哆嗦了起来,当然更多原因是害怕,万一摊上个喜欢撕票的呢。

就在这时,一个阴冷的声音传来:“老实交代还魂珠在哪,我可以保证让你死得舒坦一点!”

还魂珠?那是个什么玩意儿,他是在跟我我说话吗?

我抬眼四处张望,那声音又真实又飘渺,像是就在身旁,又像是在遥远的地方。

看了半天也没看到人,我当然不会回答他的问题,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
温度越来越低,我上下牙齿冻到打架,发出嘎吱嘎吱地响声,背上的伤口也又疼了起来。

我强忍着全身的不适,对着空气大喊:“你是谁,别鬼鬼祟祟的,有本事当面说!”

我的话还没喊完,眼前一道黑影闪过,一个穿着一身油亮油亮的,银白色衣服的男人,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。

他的眼睛又细又长,鼻子小小的犹如一粒黄豆,一张血红的大嘴微张着,就像刚喝了一碗鲜血一样。

这个人看起来可真吓人,我感觉更冷了,冷到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“你,你是谁,把我弄到,弄到这干什么?”

我故作镇定地盯着他,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地怕他。

“哈哈哈,哈哈哈,你这个小女娃,倒是也挺有意思的,要不是你有回魂珠,必须死,我倒是可以考虑娶你做第十八房!”

这个长相怪异的男人,说出的话比他的长相都磕碜,我呸,就你这样的给我提鞋都嫌丑,还想娶我做第十八房老婆,你是在蛆虫堆里长大的吗?

当然现在不是骂人的时候,我得尽快弄明白他嘴里的还魂珠是咋回事,不然不被他恶心死,也得被冻死这里。

“我不知道你说的还魂珠是什么,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,我没有那玩意儿,你绑错人了,你把我放了,我可以帮你找找。”

我用真诚至极的语气跟他说道,虽然被说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但我不愿意放弃丁点生的机会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怪异男狂笑:“我们追查了这么多年,怎么可能会弄错,好不容易抓到你,你却说让我放了你,还有比这更好笑的事吗?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