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快读小说 > 我的夫君太阴险:嫁给鬼王 > 第26章 囚禁

第26章 囚禁

不,她一看就是个聪明伶俐的,对我说话夹枪带棒的原因,可能是有点恋主情结!

我没接她的话茬,默默趴着等她上药。

铃铛嘴上对我毫不客气,拽我睡袍的动作也非常粗鲁,我本以为她会暗地里使点坏,故意弄疼我,没想到她的手法却异常温柔,犹如一片羽毛在我的后背上轻轻地划过。

嗯,这女孩不论对我多么不满意,对她主人的话还是非常听从的。

也不知道她怎么能做到的——如此矛盾。

想到这我没忍住问她,那次在火车上跟踪我回家的小女孩,和她是不是一个人。

铃铛没有回答,涂完药后把我的睡袍轻轻地整理好,又帮我盖上了被子。

“你好好休息,别出去乱跑了,主人为了救你费了多少心血!”

说完,铃铛就拿着瓷瓶出了屋子,留下我一个人在床上凌乱。

铃铛这话是什么意思?按阎慕卿的说话,我这伤是特殊点,但也无非是中毒了,又不是没药可治,还能费什么心血?

瓷瓶里还有半瓶药粉,阎慕卿给我输入那股暖流时,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,也看不出费了他多少“修为”的样子。

说个最根本的,阎慕卿救我还不是只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让我安然地活到八月十五,好跟他成亲,所以我感激他个鬼!

我又没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,也不是猪。

我没把铃铛的话放在心上,一个对主人崇拜至极的少女,她大概觉得阎慕卿即便是放个屁都是香的吧。

我摇摇头,无聊地望着窗户发呆。

屋子里没有表,也不知道几点了,出来之前我编了个理由说是去医院看表姐,室友们没有一点怀疑,这会儿还不见我的人影会不会担心?

我得给她们打电话说一声,就说表姐临时病重,我得跟她家属轮番陪护。

这就叫做撒了一个谎,就得需要更多的谎言去圆,亏得我根本没有表姐。

突然想起阎慕卿说给我请好假的事,他以什么身份给我请的,理由又是啥?

“阎慕卿,阎慕卿……”

叫了好几声也没人回答,连铃铛也没来。

难道是他的屋子离我这间太远?

我悄默声地下了地,铃铛不在才好,我刚好可以出去看看情况,看看我待的地方是不是那种毫无人烟的地方。

熟门熟路地出了房门,来到了院子里,我没再为院子的美景迷了眼,直接走到了院门口,门是那种古朴的木门,有胳膊粗的门插的那种。

我使劲向里拉了拉,伤口被扯动,钻心地疼,但门却纹丝不动,严丝合缝的也不像在外面上了锁。

突然有种被人软禁起来的感觉。

阎慕卿不会是怕我跑了,故意拿我的伤口吓唬我,以此达到绑架我的目的吧?

这个人可真是恶劣!

看着院子高大的围墙,我无奈地跺了跺脚,认命地回了屋内。

为了验证猜测是对的,我连续叩击了离殇好几次。

果然,半个小时都快过去了,根本没看到阎慕卿半个鬼影。

那些觊觎我的人都被他打得半死,不能再对我造成什么伤害,如今我又在他的地盘,他自己地方防御能力怎么样,自然比谁都清楚。

也就是说他对我现在的状况了如指掌,就是感应到了离殇的呼唤,也根本不用搭理。

我快被自己蠢哭了,因为情绪的起伏,感觉伤口也跟着一抽一抽的疼。

还说自己没有受虐倾向,这些天还不是被被那只老鬼,弄得智商都越来越低。

我重新钻回被被窝趴在床上,闭着眼假装睡觉。反正被困在这里出又出不去,没有手机没有网,也没有电视可看,不如安静养伤,储存体力,想想自己的计划有多少胜算。

就在我快要睡着了的时候,门吱呀响了一下,突然被从外面打开,我艰难地侧过头去看,是穿着一身纯白色的衣衫的阎慕卿,他的头发没有跟往常一样束起来,而是随意地披在脑后,发质太好闪着黝黑的光,像是一泻而下的黑色瀑布。

他背着手慢悠悠地走到床边,居高临下的看着我,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:“我的阿颜半个小时没见我,就想得不行了吗?害得我沐个浴都无法精神集中。”

本来昏昏欲睡的,脑子已经混沌,被他这些话弄的立马清醒了过来,我想他想得不行?

呕,我听了怎么这么想吐,我着急找他,只是想拿回我的手机。

想到他连哄带骗地把我囚禁在这儿,就生气,我睁着两只大眼睛狠狠地瞪着他,一句话也不说。

有时候我觉得眼神比语言更有说服力。

“怎么了这是,嫌我来晚了?”

他继续不要脸。

“主人!”

正在这时,铃铛抱个巨大的托盘站在门口,像是等待着她的主人的命令。

“进来,帮阿颜换上。”

我以为阎慕卿给我弄了一套衣服,从我醒来到现在身上只穿了件睡袍,老这样穿也挺不像话的。

别说,阎慕卿这个人有的方面确实挺细心的,要是他是个正常的人,没准儿我……

但当我看到铃铛手上,拿着的是什么衣服时,顿时吓得魂儿都飞了。

满目的红,红得妖艳刺眼。

那是一件样式繁琐的大红嫁衣!

“阿颜,穿上!”

阎慕卿直接忽视我眼中的震惊,满眼含笑地对我说完后,转身出了房间,还顺带地关上了门。

铃铛拿着那嫁衣一点一点向我走来,眼中含了几分艳羡。

“铃铛,你先别过来,跟你商量个事儿,不如你替我穿上它怎么样?”

陡然间,铃铛的眼中犹如狂风暴雨般刮过,但最后只剩下一点落寞。

“夫人,您别开玩笑了,这是主人为您准备的喜服,他缝了好几天呢!”

一句夫人,本来已经够让我难以接受的了,当听说这喜服,还是阎慕卿亲自缝制的后,我都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。

他一个大老爷们儿,不,一个男鬼,竟然还会这手艺?

难道他前世家里是开裁缝铺的?

还有铃铛的态度,这才哪儿一会儿功夫,她对我说话的态度都恭敬了起来。

夫人,夫人,多贵气的称呼,却只会叫我毛骨悚然。

阎慕卿突然让我穿上嫁衣是咋个意思?他不会想着今夜就和我拜堂成亲吧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