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快读小说 > 我的夫君太阴险:嫁给鬼王 > 第24章 怎么不疼死你

第24章 怎么不疼死你

我又从被子里猛地钻了出来,背上的伤口又是一痛,疼得呲牙咧嘴的。

手下意识地摸向背部,触感细腻丝滑,我这才注意到,我的身上穿着一件纯白色睡袍,应该是丝绸的,手感很舒服。

床上很干净,没一件杂物,我的那件白色T恤和牛仔短裤不知道哪去了。

是刚才的少女帮我换的衣服吗?

她那么不待见我,也不知道有没有趁我不省人事的时候掐我几下。

她到底是不是那天在火车上跟踪我的小女孩,要是的话,为啥前后变化这么大,性格大变不说,身体大小也变了,这就有点奇怪了。

不过现在也不是琢磨她的时候,趁她没有回来我下了床,在屋子里转了一圈,也没有发现这间房子,有啥不对劲儿的地方。

它也就是古朴了点,富丽堂皇了点,跟古装剧里的富人家的小姐闺房差不多。

我摸了摸墙壁,跟本摸不出来是不是纸糊的,当然我也不知道人间烧的纸别墅啥的,到地底下是一种什么形态,毕竟也没有去过那地方。

房间里看不出什么,我决定到外面去看看。

打开了屋门后,外面还是一间屋,看布置有点像是客厅的意思。

我轻手轻脚的走过去,又打开了一扇门,门外的景色直接让我看呆了。

要说室内的布置算是华贵的话,那室外的景观布局,就只能用叹为观止来形容了。

亭台楼阁,小桥流水,绿荫葱葱,繁花烂漫,有鱼有鸟,还有个用植物的粗大藤蔓吊着的秋千,藤蔓上鲜花朵朵,犹如两道漂亮的花绳。

看着眼前这方不是太大,却精致唯美到极致的庭院,我有点恍惚。

当然我也不是没有看过这样的美景。

在我们花木村,每到春天,无论是山上还是河边,遍地的野花冒出来的时候,也正是青草葱葱的时节,绿草掩映着鲜花,鲜花装点着绿草青山河流,那景象真真是美极了。

可那都是大自然下自然诞生的美景,没有规矩,显得有点随意散漫。

并且长这么大,我从未见过谁的家里把院子布置成这样的。像我们花木村,家家都有院子,院子的最大作用就是用来种菜。

就是电视剧中演的别墅,我都没有看到过有比这景色更好看的。

这得是怎么样会享受的人,才弄得出这么一处院子。

我当真是看呆了,都没有发现冷面少女已经回来了。

“你站在这里干什么,还不回屋躺着!”

她的语气冷冷的,又透露着些许着急,我猜大概是被阎慕卿骂,毕竟那个人整天就一副不怎么好惹的模样。

“哎呀,这院子这么好看,我想再看一会儿嘛,你把吃的给我放在那边那个桌子上,就池塘边上的那个,我边看鱼边吃,谢谢啦!”

少女的脸更冷了,不过还是依了我。

池水清亮,几尾漂亮的锦鲤在里面欢快地游荡。

冷面少女大概看见我就心烦,撂下一盘点心后闪身进了屋。

我拿了一块点心端详了半天,又掰了一小块在手里撵了撵,见它在并没跟我想象的一样变成灰烬后,才放心地放入嘴中。

入口即化,满口清香,唯一的缺陷就是有点甜。

吃了一块后,第二块儿刚吃了一口,我便觉得腻,吃不下去了。放回盘子里吧,一会被冷面少女看到了,她不定又说点啥,再说也不礼貌。

我干脆把点心掰成了小碎末末,喂鱼。

我的手机不知道哪里去了,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,醒来已经好一会儿了,还没见阎慕卿过来,难道冷面少女没有通知他?不太应该啊。

我一边喂鱼,一边又抬眼打量了一下这个漂亮的庭院,不知咋回事,刚才还觉得它漂亮至极,这才一会功夫就觉得有点索然无味了。

我仔细想了想,应该是内心焦急所致,是未知带给我的恐惧。

此刻我在哪儿,阎慕卿为啥要把我带到这里,多久才会送我回去 ,这些都是未知数,甚至我自己如今的状况是死是活都有点闹不清,能不焦虑吗?

要是阎慕卿就把我囚禁在这里了,就等着八月十五那天直接将我七扯咔嚓,我家人找不到我,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,得哭瞎了。

“倒是挺会浪费食物!”

我转身,看到阎慕卿双臂抱胸,正悠闲地站在一大簇盛开的鲜花前,声音淡淡,看不出什么情绪。

“我是看这些鱼都饿了,才跟他们分享一下美食的,没想到它们也这么爱吃这点心。”

我讪笑着掩饰干坏事时,被主人当场抓包的尴尬。

说着我把手中剩余的点心残渣,一股脑地丢尽了鱼池,又使劲地拍了拍手。

起身又猛了点,牵扯了背上的伤口,又没忍住哎呀叫唤了一声。

阎慕卿的面色渐渐阴沉了下来,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又盛满了怒意,看得我心一颤。

难道我哎呦一声他都不愿意?管得未免也太宽了点。

“你还知道疼?”

声音冰冷,好像我欠了他一大笔钱似的。

我学他皱了皱眉,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回他:“这话说的,我这可是血肉之躯,不知道疼不就坏了吗?”

“哼……”

刚才还距离我三四米远,我连眼都没眨呢,他就到了我跟前,速度之快应该超过火箭。

“你那么能逞能,我还以为你不怕疼呢,怎么不疼死你算了!”

阎慕卿说得有点咬咬切齿,我忽然意识到他可能是在怪我,怪我没有早点跟他求救。

男鬼也都是这么大男子主义的吗?

“嗐,那不是当时情况紧急,我才没来得及叫你吗,要是我知道那几个猴怪那么难对付,我根本连车门都不会出的,阎慕卿咱别因为这点事儿生气了好不?”

现在是在狼窝还是在虎穴我都不清楚,惹怒他一点好处没有,我赶紧出声哄他。

阎慕卿也不难哄,他脸上的阴郁之色在我的话还没说完,就已经褪了下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微不可见的喜悦。

用喜悦形容好像也不太对,反正就是突然像是遇到了什么好事似的。

不发脾气的时候,刚好可以说正事。

我问他什么时候送我回学校,他的话差点别让我背过气去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