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快读小说 > 我的夫君太阴险:嫁给鬼王 > 第23章 红颜祸水

第23章 红颜祸水

白发老者被打得五迷三道,老脸通红,刹那之间目光变得凶狠无比:“大家一起上,先收拾了这兔崽子!”

别说这一通招呼还挺管用,二十几个人同时对阎慕卿出了手。

都不给阎慕卿把我放下的机会。

他一手护着我,一手对付这么多的人能有多少胜算,我挣扎着试图让他放开我,不但没成功,还被他搂在了怀里。

在这种场合,生死攸关的关头,被一个男人突然搂在怀里,我不应该有别的不该有的感受的,生死未卜的。

可特码的我就是没忍住,就是突然觉得很心安。

嗖嗖嗖,嗖嗖嗖,耳边风声呼呼。我被阎慕卿带着转了无数个圈,躲过了无数次攻击。

打了好半天,那群人都没有碰到他的衣角。

但是我总觉得这样下去不行,对方人多势众的,他就是本事再了得,也会被耗到体力不支的。

如果他真的不行了,那我这个累赘岂不是得任由他们生吃活剥了。

不行,我得给他加把火。

“阎慕卿,你有把握打过他们吗,打不过我们就赶紧跑吧,孙子兵法说打不过走为上计……”

好吧我不管这句话是谁说的管用就行。

果然听了我的话,激起了阎慕卿无限斗志,啪啪几掌出去,那群人就倒地了一半儿,剩下的人这才用不可思议的眼神,认真地打量起了阎慕卿。

他们的目光中透露着恐惧,有的甚至遗憾地看了我一眼后,便不动声色地要偷偷溜走。

我当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,拽拽阎慕卿胸前的衣襟:“那个人要逃!”

他轻飘飘地看了那人一眼,挥起衣袖,一阵清风过后,那人不知怎么回事,先是平躺着离地半米高,然后又重重落了地,摔得骨头咔咔响,估计全裂开了。

一鼓作气,短短几秒钟后,哀嚎声一片,所有的人都被撂倒在地。

我突然就想到一个词:红颜祸水,我就是那个红颜。

“还不都给我滚,我阎慕卿的人也敢动,找死吗,下次如果还有下次,就不是在这儿见面了,听见了的都赶紧给我滚!”

阎慕卿满眼的杀意让我看了都害怕。

看着那几个骨头碎裂,已经无半点行动力的家伙,慢慢地在地上蠕动着想滚的人,我也大概明白了让他们这样活着,其实比要了他们的命痛苦多了。

这些人估计以后都会成为重度残疾了,再想寻衅滋事也不太可能了。

阎慕卿的这招挺狠的。

阎慕卿没有继续看着那些人,痛苦地哼唧着往四面八方爬去,而是带着我回了车内。

刚才他搂着我的时候,已经尽力用他的大手捂着我的伤口了,不过我还是流了不少血,现在精神又松弛了下来,终于支撑不住两眼一黑,迷瞪了过去。

醒来不是在医院,而是在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里,镂空的雕花木床,飘渺的粉色纱幔 ,精致的檀木桌椅,古朴清灰的地板。

霎那间,我心中有了个不好的感觉:我不会狗血地穿越了吧!

看这房间的布置,还是个不错的人家。

穿越这事儿幻想一下还行,来真的我可不乐意,没爸妈没爷奶哥嫂,没网没手机的。

一着急我忽地坐了起来,丝滑柔软的锦被滑落,同时也扯动了背上的伤口,我哎呀一下惨叫出声。

屋门吱呀一下被打开,进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,同样是古代人的打扮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姑娘的声音很清脆,语气却有点不善,对一个初次见面的人,我想不通是哪里惹到了她。

遂抬头看了她一眼,这一看还真把我给吓了一跳,这人见过不只一次,就是那次坐火车回家,在火车上挠我痒痒,又一路跟随我到了我家的那个小女孩。

她们的头上都扎着两个小铃铛,但走起路来却不会发出叮当叮当的声响。两个姑娘的脸一模一样,只是个头不同,先前的那个也就十来岁的模样,是个小孩子。

而面前的这个已经是个稚气渐脱的少女。

“你怎么在这儿,这是什么地方?”

我很诧异,她怎么几天不见就长大了这么多。

她没回答我,走过来查看了一下我背上的伤口,又把我重新摁回了床上趴着。

“主人吩咐了,不让你乱动,你就好生躺在床上养伤吧。”

语气依然不好,脸色也不咋友善,就跟我欠她账是的,之前我撵她时,也没有这副模样过啊。

我没心思再纠结这个,很快抓住她嘴里的关键词:主人,她的主人是谁?难道之前她出现在我身边都是阎慕卿指使的?

“你的主人是谁,阎慕卿吗?”

我已经确定自己并没有穿越了,但这里是什么地方得赶快确认,弄清楚是敌是友,好做打算。

“大胆!主人的名讳岂是你随便叫的?”

少女的脸色更加阴冷,恨不得在我的脸色抽两巴掌,只是迫于主人的威力不敢。

我没有太在意这些,已经确定是阎慕卿把我搞到里来的就行了。

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纵使我和阎慕卿之间严格说起来还是敌对关系,有的时候他又是我能信赖的人。

这点就真的很矛盾。

我把脑袋扎进柔软丝滑的棉被中,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后又重新抬起了头。

我看着那少女,试探着问:“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吃的?我饿了。”

阎慕卿不是人,她应该也不是,他们可能都不需要吃饭,也不知道这里,有没有我这个人类能吃的食物。

少女还在为我刚才直呼阎慕卿的名字而生气,不过还是转头出了房门,猜她应该是为我找吃的去了。

有吃的就好,也不知睡了多久,我的肚子早就饿得呱呱叫了。

我没让那少女马上就唤阎慕卿过来,我猜不用我说她也会主动禀告的,趁他没来,我正好可以打探一下,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,横竖不可能是花木村,我家后山那块大黑石的下边。

这里看起来挺讲究的。

这个看起来古典又豪华的屋子,是不是也是他的后代烧给他的?

忽然背脊发凉,连身上盖着的柔软丝滑的锦被都没了温度,在我眼里,它突然变成了一张淡黄色的纸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