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快读小说 > 我的夫君太阴险:嫁给鬼王 > 第19章 那你想要什么

第19章 那你想要什么

突然,一阵眩晕,我的身体悬空而起,等我反应过来时,已经漂浮在三层高的半空中,暖风呼呼地在耳边吹过,几缕发丝随风乱舞,打在脸上传来丝丝的疼痛。

“阎慕卿,你要把我怎么样?”

他的手揽着我的腰,不用想我这个没长翅膀的突然会飞,都是他在作妖做法。

小时候无数次想过,如果哪一天会飞就好了,此刻真得飞起来了,心中除了对未知的恐惧外没有一点点爽。

他没有回答,淡淡看了我一眼,薄唇轻抿,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似有似无的笑,让我看着真火大。

“别乱动,你再乱动,我保证不了手会不会突然就松了。”

我的身体绷得紧紧的,一动不敢动,怕一个不小心就掉了下去,那必然得摔个粉身碎骨。

可那只手,那可是只男性的手,与我的皮肤仅隔了两层布料的距离,这种亲密的距离,让我很焦虑。

又不能给扒拉一边儿去,就说着急不着急。

好在过了大概两分钟,飞行游戏结束,我和阎慕卿双双站在了一处楼顶上。

站稳以后,我向四处看了看,周遭的建筑挺熟悉的,应该是我们学校的某座楼。

“你给我带到这干什么?”

我有点不高兴,脸应该都是耷拉着的。

“这儿风景好,没闲人!”

阎慕卿背着手,眺望着远方,不咸不淡地说道。

这什么狗屁理由,算了我也不问了。正好我要找他,他不说我先说好了。

“阎大人,你知道池焰吧?”

“池焰?”

他的的目光从远处收回来,落到我的脸上,端详了片刻,像是在揣测我为啥突然提到这个名字。

而后,轻轻地吐出两个字:“知道。”

“在西港的那两个吃人的怪物,是不是都是他搞出来的?”

我问得有点迫切,虽然我已经在心底认定那个人就是他,但其实从内心来讲并不希望如此。

抛开池焰算是我倾慕过的老师外,我无法接受身边隐藏着什么可怕的力量,熟人的刀子最不好防备。

阎慕卿没有丝毫犹豫就否定了我的答案:“不是他!”

不是他?

我没再问不是他的话到底是谁,知道了我也无法和他抗衡。

能打败他还得靠阎慕。

做了好半天心理建设,我终于鼓起勇气拽住了他的一条胳膊:“阎大人,还有十几天我们就要结婚了,自古以来,按照人间的风俗习惯,男人娶妻也没有空手的,什么彩礼啊首饰啊都是必不可少的……”

说到这儿,我停顿了一下,给他充分的时间让他考虑考虑就这么随便把我娶回去,就给一只镯子是不是太寒酸了点,这“离殇”看起来毕竟也挺不值钱的样子。

阎慕卿真是一点就通:“所以,你想要什么?”

他嘴角含笑,眼角上扬,用很轻柔的语调问我,就跟我和他恋爱恋得正腻乎似的。

我一点也不想看到他这副模样,因为怕是风雨欲来的前奏,毕竟十有八次跟他说话,他都一副冰块脸,突然生变不是啥好事。

不过,我并没有因此退缩。

“彩礼,房,车,我都不要,在婚礼前你把那些害我的坏蛋咔嚓了就行!”

我用无比真诚的目光注视着他的眼睛,希望他能被我说服。

“花谨颜,你倒是真会算账啊!”

他看我的颜色眼神染上些许复杂。

我当然会算账,嫁给一个千年老鬼,我要房要车要彩礼干什么?那些东西,随便花几块钱就能买一堆了 。

那些不值钱的玩意儿,根本不如解决后患,来个一劳永逸划算。

“行,我答应你,我的小新娘,只要这几天你乖乖的不给我惹麻烦,我还能答应你点别的。”

阎慕卿似乎很开心,难道男鬼也免不了俗套,喜欢在女人面前当老大?

这样最好不过。

我没再提出别的要求,男人大都还有一个毛病,就是不喜欢贪婪的女人。

“没了,谢谢啊阎大人,这样已经很麻烦你了。”

他听完我的话微微蹙了蹙眉,脸色已经不如原来的好看。

要不要变脸比变天快?答应人家的事可不能这么快就变 !

我有点紧张。

“下次别叫我阎大人了,太生疏。”

我的心放回了肚子里,没反悔就好,至于不叫他阎大人那就不叫呗。

“那我叫你什么?阎慕卿,老阎,还是阎哥哥?”

没想到这些称呼他都不满意,他让我叫他阿慕。

阿慕!我在心里试着叫了一下,有点叫不出口,最后我和他商量要不叫他阎慕卿吧。

“阿慕,有点像姐姐招呼弟弟。”我说。

阎慕卿嘴角抽搐,不过还是勉强答应了。

“嗯。”

我从兜里拿出手机,一看手机快两点了,下午还有课。

“要是没什么事就把我送回地面吧,高处不胜寒不说,我下午的课快开始了。”

阎慕卿抬起头,又把视线投向远处,好一会儿也没说话。

我假装焦急地搓着衣角,以证明我已经心急难安。

“花谨颜,池焰不是什么好人,你离他远点!”

搞了半天,他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?这句简短的话在哪不能说,何必大费周章地把我弄到楼顶,这不费他的能量吗?

飞机得加油,电池得充电,阎慕卿不能随便就能飞吧,怎么也得烧点啥吧。

“嗯,见着他我躲老远去,再也不去蹭他的课了,这点你放心。”

我乖巧地点头答应,本来我也不打算再跟池焰有啥交易了。

阎慕卿好像有点不信,两道视线就像两条X线一样,在我身上来回打量。

被一个长相英俊,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男人如此扫射,谁受得了。

得赶紧转移他的注意力。

我抬起左手向阎慕卿伸了过去:“这镯子并不能像你说的那样召唤你,我都试过了,要不我送你一个手机好了,省着哪天有急事找你联络不到,手机这玩意儿你不知道可好用了。”

前天花二百块钱,买下了张澜澜刚淘汰下来的手机,我就是准备哪天见阎慕卿时给他的。

“你以为本王买不起手机?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