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快读小说 > 我的夫君太阴险:嫁给鬼王 > 第18章 白裙女孩

第18章 白裙女孩

阎慕卿是个千年前的老家伙,池焰是个考古学家,这俩人简直就是天生的克星,他俩第一次相遇会是个啥场景?

池焰带着一群人把阎慕卿的窝扒了,不仅研究里面的金银财宝,分析他是什么时代的人,还扒拉着他的尸骨,推测他的年龄,琢磨他咋身亡的。

阎慕卿很生气,从棺材里一跃而起,一把揪住池焰的衣领,咬牙切齿地大骂:你奈奈的,扒坟扒到老子身上来了?

池焰也不是个吃素的:能为历史研究做贡献,你应该感到荣幸才是!

俩人打得不可开交。

看着池焰挺拔的背影越走越远,我的脑子不自觉地闪过了上边的场景,我都不知自己居然也是个善于幻想的。

再补充一个画面就更好了,最后他俩谁也没打过谁,谁也没落着好,两张俊脸就跟两个血葫芦似的。

好爽!

谁让他们两个都不是好人,活该!

这样想着想着,刚才一直紧张忧郁的心情稍微轻快了点,也闻到了饭菜香,肚子不由自主地咕噜咕噜叫了起来。

不管摊上啥事儿,吃饭还得为大。

我起身前往食堂窗口,打了一份饭两个菜。

摘掉帽子口罩和墨镜,我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大口地吃饭,别说今天中午的菜味道真不错,我吃得很香,边吃边把和池焰见面的过程又回忆了一下。

梳理后也就一个事儿,我说他是那天在西岗布下幻境的幕后人,他不承认。

另外还有,就是从他认识“离殇”,推测出他和阎慕卿应该也很熟悉。

既然这样,池焰到底是不是要害我的人,直接问阎慕卿就行了。

我看了眼手腕的“离殇”,预感这一两天,它的原主人应该就会找我的。

问题都捋顺了,我决定暂时先把那些混乱都抛到脑后。反正老想着,除了影响心情以外也没有任何用处。

我开心地品着饭菜,享受着美食时光。

这时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生,端着托盘向我这边走来。

“你好,同学,我可以坐在这里吗?”

说着,她已经把装满食物的托盘放到我对面。

我咧嘴一笑,表示同意。

都是吃一个锅里饭的,我又没包桌,有啥理由不同意,人家又漂亮又有礼貌的。

对面坐个美女并没有影响我的食欲,连粗鲁的吃相都懒得掩盖,非亲非故,不认识的人面前,装给谁看。

我左手舀饭,右手夹菜,把嘴里塞得满满的。

白衣美女同学被我的吃法惊呆了,睁着一双美目一动不动地看着我。

我无视她惊讶的表情,自顾自地吃饭。她大概有点受不了:“同学,你这样吃容易噎到,对消化也不好。”

“嗯嗯,习惯了。”

嘴里塞满了饭,我含糊不清地回答。

她似乎有点不理解,怎么会有女生这样吃饭,不过也没再继续劝说,慢条斯理地拿起筷子,开始一口一口地吃饭。

饭吃一小口,菜也吃一小口,轮换着,细嚼慢咽,非常优雅。

看得我心直痒痒,急的!

照她这吃法,非得吃到食堂关门不可。吃个饭而已,非得这么细致吗?一口饭两口菜,或者两口菜一口饭随意混搭就不行吗?

不是我嫉妒她的优雅吃相,而是真的看着别扭,于是我又加快了速度,吃完赶紧走人,眼不见,心不烦。

我以为白衣女孩也是那种吃饭就只能吃饭,不允许说话的那种人,谁知就在我即将撂下筷子擦嘴的时候,她又突然跟我说起了话。

“同学,你跟池教授很熟吗?”

池姓并不多见,她嘴里的池教授肯定就是指池焰了。

我半眯着眼假装无意地打量着她,她皮肤很白,身材匀称,柳眉凤目,樱桃小嘴,一笑时还有点点媚,是当之无愧的美女。

我说有那么多空位置不坐,干嘛非要跑来和我这个陌生人挤一起,原来是看到池焰了。

虽然我的恋爱经验为零,但小说可是没少看,她的那点心思我懂。

“池教授啊,算熟吧,一起吃过饭,怎么,你也喜欢他?”

我故意逗她。

她的表情变了几遍,最后停在了绯红色。

看她一副文文静静柔柔弱弱的样子,倒是挺勇敢的,没有丝毫忸怩地,就在我这个陌生人面前承认了她喜欢池焰。

“池教授那么优秀,很难叫人不喜欢的。”

我这人不是怎么爱管闲事的人,可也实在不忍心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,因为一场未知的情感陷入可怕的危险当中。

我收起玩味的口吻,换了稍微有点警告的语气:“同学,有的人或许根本没有你看到的那样好,不要轻易地去喜欢一个人。”

我跟她不熟,也只能点到为止,希望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子,能够琢磨一下,为啥一个陌生人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。

在她的一脸错愕中,我结束了这顿有点复杂的午餐,起身快步离开了食堂。

在宿舍楼底下,我被一个男人截住了去路,一身华丽的黑袍异常扎眼。

“阎慕卿,您怎么在这儿?”

我紧张地往四周看了看,压低声音问他。

现在虽说是中午,天气还很热,但毕竟是吃饭时间,路上的行人不少,他这身奇装异服的打扮,肯定会招来一群人注目。

尤其有些女生,就偏偏格外喜欢他这种古典禁欲系骚包男。

我能不紧张吗?

他自己被围观当个猴看不关我的事,拉上我就另当别论了,我可不想再被人非议。他要只是一个普通的,爱好古装打扮的二货还好说,关键他不是人啊。

“我怎么就不能在这?你紧张什么?还是你觉得我这个未婚夫给你丢人?”

阎慕卿对我的话很是不满,眸光中满是阴沉,一连三问。

“阎慕卿大人,你怎么能这样想,我是怕你被别人看到,解释不清!”

我拉着他的衣袖左看右看,想带他去个没人的地方。

“别人看不到我!”

我这边正急得要死,他老人家突然轻飘飘地来了这么一句,合着刚才在别人眼中,是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?

那我不离出名越来越近了,明天指不定有人会编排我点啥。

他,坑我玩儿呢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