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快读小说 > 我的夫君太阴险:嫁给鬼王 > 第15章 离殇

第15章 离殇

我跟阎慕卿说,我以后再也不提解除婚约之类的话了,更不会寻思啥乱七八糟的对付他的方法了,就乖乖地等他娶我过门。

阎慕卿用玩味儿的眼神看着我,嘴角微微上扬,似笑非笑,过了好几秒后,轻轻笑出声:“花谨颜,你最好记住刚才说过的话,不然……”

不然什么?

他没有接着往下说,不用猜也不是什么好话,不过一点也不重要。

我重重地点了点头,使劲地拍了几下胸脯。我对他说如果他不信的话,我可以发个毒誓啥的,以此作为保证。

“不用。”

他坐直身子,双手握着方向盘,重新把车驶入了车流中。

我也没有再废话,说什么他得说话算话,一定要保护好我家人之类的话。

车子开到学校大门口的时候,天已经擦黑了,有三三两两的情侣相拥着散步。

原来我挺羡慕这些人的,现在一点感觉没有了,人的一生中有太多比谈恋爱更重要的事了,比如健康地活着。

下车前,阎慕卿叫住了我:“没有必要的事情不要走出学校大门,我已经在这周围布下结界,那些讨厌的家伙短时间内无法破除,非出去不可,叫我。”

多么贴心的未婚夫啊,我应该怎么表示一下我的感动之情呢?要是普通情侣应该会上去就是吧唧一口吧。

我只能无比诚心地说句谢谢了。

“阎大人,非常谢谢您想得这么周到,我一定会谨记您的嘱咐的,也特别谢谢您救了我送我回来。”

“知道怎么找我吗?”

车门已经打开,我的一条腿已经落到了地面,另一条腿还卡在车上,他的车比较高,姿势就有些不好看,有些同学已经往我这边投来探究的目光。

我赶紧又重新回到车上,关紧车门,跟他要联络方式。

“你的手机号多少,还有微信号?”

我拿出手机准备把他的电话号存进去,名字都写好了,就叫:那只鬼。

“我不用手机。”

不是挺与时俱进的嘛,都有汽车咋会没有手机呢,我疑惑不解。

“那我怎么找你?”

不会是我心念一动,他就能感应到在呼唤他吧,叫土地公不是还得跺几下脚呢吗?

“轻轻叩击“离殇”即可!”

离殇?那是个啥,我只知道屈原的“离骚”。

一脸茫然。

“手镯。”

手镯?

过了一会我才反应过来,他说的是我胳膊上那只古旧的手镯,就我一个眼珠子都看不上的那个。

他给的结婚信物。

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镯子,竟然有这样一个好听的名字,离殇,听起来就怪伤感的。

我伸手在它上面来回摩挲了几下,也没感觉它有啥特殊的地方,除了旧。

怎么磕打磕打它就能把阎慕卿找来?原来我还一脸嫌弃来着,原来是个宝贝。

我轻轻地点点头:“嗯,阎大人,我知道了,天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。”

他也微微颔首,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,倾长的身体向后座探来,伸出那只完美到爆的手,帮我打开了车门。

那宽大的袖子随着他的动作,轻轻扫过我的大腿,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。

……

没等他的车开走,我飞快地下车跑进了校门。

有人在我背后窃窃私语:“哎?那不是谁谁谁吗,就咱们学校保洁的那个女儿,这学期她妈妈辞工了,才几天没看着她就谈上恋爱了,啧啧!”

“是啊是啊,就说这么大一女儿了还能看一辈子不成,根本就没那个必要,这回适得其反了,还不知道找了个多大岁数的,就那车可不是年轻人能买得起的。”

“就是的,就是的,怕不是五六十岁的老头子吧!”

这些人嘴巴可真坏,我就不能是找了个富二代什么的?

这就是我妈遗留下的后遗症,本来她一个保洁没啥起眼的,我一个普通女孩也不起眼,但是当一个大学校园里,一个女保洁后面整天跟个女大学生,就是一道风景了。

我妈在时嫌她管我太多,巴不得赶紧脱离她,这一不在吧,连三赶四出了这么多事,我不知道多怀念原来的时光了 。

没心情理会那几个嚼别人舌根的长舌妇,我加快了脚步向学校宿舍走去。

张澜澜他们正要出去吃饭,叫我跟着一起去,我随便找了个借口推脱了。

迅速洗了个澡后就躺进了被窝,实在太累了,这短短几个小时,我的大脑接收到的信息,丝毫不逊色于过去的二十年。

除了我的左眼视力不好外,这二十年的人生可谓是非常平静的,也挺顺风顺水的,按部就班的念书升学,除了偶尔头疼脑热也没闹过啥大病,就连小时候,为数不多的几次跟男生打架,都没输过。

而经过了这一下午,我知道了我的二十年平静生活过到了头,不知什么原因,也不知道到底闯入了个什么漩涡,很多人不想让我活了。

又不是那么容易死。

因为还有一个人暂时留着我有用,我还得心惊胆战地再熬个二十来天,等待着八月十五。

八月十五,举家团圆之日,我要做一个鬼的新娘。

要不说,阎慕卿是个会选时间的。

为啥偏偏要选我做他的新娘?就因为我被他救活时,许下的婚约?

不可能这么简单。难道我的命格有啥特殊之处,跟我结婚能帮助他复活?

不不,越想越离谱了。

他哪里有半点想复活的意思,现在这样,看起来牛逼得很呢。

双手背到脑后,右手不经意地搭到了左胳膊腕,坚硬又冰凉的触感传来,抬起手,我认真地打量着那只镯子,古旧繁琐的花纹,从没见过的那种,无论怎么看都很丑。

它真能唤来阎慕卿?

哎,纵然遭遇如此人生变故,我也还只是个刚成年没两年的孩子,孩子就有好奇心!

我在镯子上轻轻地扣打了几下,就看阎慕卿来不来,反正这会儿宿舍也没人,他也不会光明正大的走路进来,不怕被人看到。

一分钟过去,十分钟过去,半个小时过去,他并没有来。

看来,是只会骗人的鬼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