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快读小说 > 我的夫君太阴险:嫁给鬼王 > 第9章 未婚夫不是人

第9章 未婚夫不是人

九月的深夜气温不高不低,走在漆黑的山间小路上,看着远近高高低低的树影,想到我房间窗户上的鬼东西,身上冒出阵阵寒意。

那些大大小小的树影,此刻在我眼中,也变成了潜伏在暗处伺机而动的妖怪。

手心直冒汗。

“颜颜别怕!”

奶奶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紧张,紧了紧抓着我的手,出声安慰。

十几分钟后,我们来到了后山的一处平坦的山坡上。

这里我熟悉,小时候疯跑没少到这里玩儿,山坡上有块巨大的黑石头,我不仅在上面跳过舞,还在上面睡过觉。

此时,黑灯瞎火的,微弱的手电光照过去,那块石头就像是匍匐在地的巨型野兽,随时等着对谁发出猛烈的攻击。

我爸走到巨石旁,放下手中的篮子,揭开上边的红布,里面竟然装着下午做了半天的美食,还有一颗羊头一颗猪头。

我妈过去把那些一一拿出摆在了巨石前面。

看得我一愣一愣的,这会儿我已经看出来了,他们这是要上供,可是这只不过是一个大石头,有啥好拜的?

刚要问出口,奶奶拉着我也走了过去,她老人家双腿一曲首先跪了下去,随后爸妈也都跟着跪了下去。

我不得不也跟着跪了下去。

奶奶点燃了一柱香,又领着我们重重地磕了一个头后,嘴里开始念念有词:您大人有大量,放过颜颜好不好,她才二十岁,正是花一样的年纪,刚要开始看看这个世界,你怎么忍心带她走呢!

求求你了,我知道应该遵守承诺让的,可是,可是……我愿意拿我的寿命换颜颜的,您就把婚约作废吧!

“我也愿意用我的命换女儿的,求求您放过我家谨颜啊!”

爸妈也匍匐在地上恳求,声音哽咽。

这一幕彻底把我弄懵了。

“奶奶,爸妈,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

我死命地拽他们起来,却抵不住他们的力气大。

“谨颜,乖,跪下,跟我们一块求他!”

求一块大石头?它就是我的未婚夫?

实在无法相信,出生那天夜里,我奶奶给我许配的“人”会是块石头。

捋清头绪后,我又挣扎着起身,边起边喊:“爸妈,奶奶,你们咋还信这个,它不过是个普通的大石头,跟我梦中的人有啥我关系,再说那不过只是一个梦,他想娶我也娶不着啊,快起来咱们回家去吧!”

这些话刚说完,一直平静的山坡上刮起了凉飕飕的冷风,带起了大片的尘土,弄得我睁不开眼睛。

又被摁到跪在了地上。

“孩子快别说了!”

奶奶紧张地捂着我的嘴,又对着石头磕了几个头:“您别跟她计较啊,她就是个不懂事儿的孩子,您大人有大量!”

说着奶奶扒开石头边的杂草,掏出手绢在被草覆盖的石头上擦了擦,我爸把手电光凑近,我看到上边刻着的三个小字时,顿时瞪大了双眼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“阎慕卿!”

阎王的阎,跟我梦里的那个男人一样的名字。

我凑过脸又仔细看去,写着他名字的那块石头,跟整块大石头是连在一起的,只不过稍稍凹进去了一小块,形状看着格外瘆人,正是一块缩小版的墓碑。

阎慕卿三字正是碑中文。

呆呆地盯着那三个字,恐惧遍布全身,这块小时候蹦上跳下无数次的巨石,此刻仔细打量起来,可不就是一副黑棺材!

棺中躺着一个叫做阎慕卿的男人,他说下个月十五要和我成亲。

那次在梦里,我问他是人是鬼他说是鬼,竟然不是开玩笑的。

终于弄清楚家人们到底担心啥了,嫁给一个鬼,那不意味着我也会变成鬼吗?

只有死才会变成鬼。

不吓人才怪!

然而我很快冷静下来,或许我小时候在这块石头上玩儿,也扒拉开那丛草过,见过那个名字,觉得好听,这几天才会三番五次梦到。

再说,“阎慕卿”这几个字没准儿也是哪个调皮的前辈,跟我一样在这儿玩儿时,心血来潮刻上去的。

就算这一切都是真的,不是还有很多传说中的高人吗,什么神婆道士啥的,大不了请他们做做法镇住这家伙。

想到这,我又从地上爬起来,小声地跟我爸说了我的想法,让他把我奶和我妈劝回家去。

我们不能像恶势力低头,绝不能!

我爸声音苦涩,低声说道:“颜颜,你能想到的方法我们都想过了,没用的,你出生那天是他救了你的命,代价就是长大后嫁给他为妻,你奶奶发过誓的,不得毁约,否则全家遭殃,你记得十几年前咱家几口轮番得的那场怪病吗?是他对我们的惩罚,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求他,硬来不得。”

七八岁那年,我的家人不知为何陆续生病,浑身没劲儿,走路晃悠,去检查就是查不出原因,原来不是无缘无故的。

“还有你的眼睛,之前是能看清东西的,那年你奶奶把你生下来就跟他定了亲的事告诉了我们,你妈气得拿着大锤去砸这块大石头,回来后就发现你的左眼失明了。”

啊?

简直不敢置信,我一直以为我的我左眼是掉进尿盆浸了尿,泡坏的。

心中忽然就无比气愤,反正横竖都好不了,倒不如来个痛快。

我指着那块小小的墓碑破口大骂:“姓阎的,不待这么欺负人的,我要真是你救活的,我谢谢你,但你乘人之急诓骗我奶奶和你定下婚约,这也太不君子了,鬼也得有鬼道,你都多大岁数了,欺负我一个小女孩算啥本事?我今天把话说在这儿,我就不嫁你,有本事你现在出来弄死我,为难我家人算什么男人?”

骂完心里舒坦多了。

转头发现爸妈和奶奶正用惊恐的目光看着我,害怕的神情让我的心里一疼。

正想再骂点更狠的话,之前那股淡下去的阴风忽然加剧,呼呼呼,刮得我仿佛就要被挂到树上去,石头前的供品也都被翻到了,东倒西歪一片狼藉。

奶奶岁数大了,身体轻瘦,更是被刮得一个趔趄栽倒在地。

她也顾不上疼痛,爬起来重新跪倒石头的正前方,哀求道:“大人息怒,息怒,我家谨颜无意冒犯您,都是年纪小口误遮拦,我愿意接受惩罚,你别跟她一般见识!”

我爸妈也重新把我摁到在地,对着一块破石头说着让我的心直流血的道歉话。

阴风渐渐散去,夜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,奶奶那跪着的身体忽然向后一倒,便不醒人事。

“奶奶!”

“妈!”

我们手忙脚乱地抬着奶奶下了山,刚到家门口她就幽幽转醒了,只是好像不认识我们了,整个人变得呆呆傻傻的。

送去医院检查,跟十几年前一样,哪也没毛病。

家里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,原来大家只是担心我,现在奶奶又这副模样,没有人吃得下饭。

嫂子就是在这个时候忽然肚子痛的,送到医院不到两小时就生了。

白胖胖的一小子,这个哇哇啼哭的孩子,总算让全家人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喜悦。

已经到了周二,我不能再多请假,打算坐中午的火车返回学校,趁着家人的注意力分散在新出生的孩子和痴呆的奶奶身上,我收拾了简单的行李,偷偷去了后山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