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快读小说 > 我的夫君太阴险:嫁给鬼王 > 第7章 以后,只许肖想我一个人

第7章 以后,只许肖想我一个人

越看越顺眼,我还从来没有这么光明正大的看过一个男人,嗯,趁着这个机会看个够吧,反正也睡不着。

有时候我承认自己就是个花痴,都是因为被压制久的原因,要不说我妈管我太紧也真挺不好的。

就一副没见过男孩子的样。

火车哐当哐当地奔驰在铁轨上,我坐在马扎子上很累,最终还是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。

梦中,一个男人怒气冲冲地坐在我对面,一双冒火的眼眸紧紧地盯着我,仿佛下一秒就要把我吞噬。

“花谨颜,你可真能耐啊你,坐个火车的功夫,都能撩拨男人,真出息啊,来来来,看我,看我,你不是喜欢帅哥吗,给你看个痛快,看看,本王是不是比他帅!”

我睁大了眼睛,差点呼喊出声,可不是嘛,面前的男人简直不能用帅来形容,那鼻子,那眼,那眉毛,那嘴,连头发丝都完美到了极致,那就是男人中的妖孽啊!

要不是得保持女孩子的矜持,我都想马上扑过去撕了他,撕了他!

好看!啧啧,啧啧,这几天被折磨的够呛,总算来点好的。

突地一只大手伸过来,用力擎住我的下巴:“好好看,使劲看,以后别再盯着别的男人看了!”

说话的同时,那张俊脸猛地压过来,他的唇与我的唇几乎就要碰到一起了。

啊!

那种压迫与心悸感让我不由的叫出了声,这辈子长到二十岁,还从来没有与哪个男子这般亲近过,还是这样模样俊美的,谁受得了!

梦里也够刺激的不是。

“花谨颜,没几天就大婚了,老实待会儿,别整天想些有的没的,记住我才是你的男人,以后肖想我一人就够了,你这不省心的!”

近在分毫的脸倏地离开,让我有那么一点点失落,梦中有个这么霸道的男人稀罕,也总是好的。

美不过一秒,就被他左手中指上的戒指给整不好了。

那是枚有着古旧花纹的戒指,不金不银不玉看不出材质,很熟悉,和我脖子上的那枚一模一样。

阎慕卿!

刚才被他的俊美容颜雷到了,竟然没有听出他的声音。

“怎么是你,你长这样?”

我这不是废话吗,都看见了还问。

“怎么,我的小新娘不满意?”上一刻还狂风暴雨,这一刻又戏谑无比,这人有点喜怒无常啊。

就有点担心他会不会家暴。

“那个,阎慕卿,我可以这样叫你吧,能不能不一口一个新娘啊,大婚啊什么的,你看咋俩怪不一样的,我都还不知道你是人是鬼……”

“鬼。”

什么?

我没来得及问清楚,就被一阵阵搬动行李箱的声音吵醒了。

花家镇到了,我该下车了。

又是一场梦?

我猛地坐起身,砰一下脑袋撞到了坚硬的铁板上,疼得直咧嘴,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回到了卧铺上。

我朝着对面下层的角落看去,那个奇怪的小女孩已经不见了。

“你不是要在花家镇下车吗,怎么还赖在那儿不起?”

那个帅气的乘务员小哥哥向我走来,提醒道。

想到昨夜盯着他看了半天脸不禁一红,一句没边儿的话就那么脱口而出了:“昨晚你给我抱回来的?”

“咳,咳,咳,我还纳闷儿,你不是害怕吗,啥时候又跑回来了,你看我说你是太紧张了吧,这不啥事儿没有吗?快收拾收拾下车了。”

啊?不是他趁我睡着时偷偷给我弄回来的,还会是谁?要是我自己走回来的不至于一点印象没有啊。

还没想出来个所以然,火车哐当一下停住了,华家镇站到了,我随着几个到站的人慢悠悠地下了车。

九月的清晨一点也不冷,风一吹好能闻到好闻的瓜果香气,真是不要太舒服 。

远远地就看到了一副高大挺拔的身躯,我迈着小碎步跑过去,一下子扑到他的背上,高兴地问:“哥,怎么是你接我,爸呢?”

看到我,他的脸上没有一丝亲人相见的喜悦,相反那股极力压制担心之色,使他看起来有点点阴郁。

“哥,怎么了?”

“回家再说!”

一路上遇到好几个乡亲,他们都用疑惑的语气问我刚上学几天,怎么就回来了。

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咋回答,我哥替我回答说回来看侄子。

嫂子离预产期还有十几天,这理由要多牵强有多牵强。

不过,也没比这更好的借口了,我打小就有未婚夫一事,除了我们一家人谁也不知道。

总不能跟他们说,我回来是和父母商量婚事的吧。

回到家只看到我妈和嫂子两个人,我爸昨天去叔叔家接我爷爷奶奶去了,要到下午才能回来。

“妈,我奶他们不是说等我嫂子生了,和叔婶一起回来吗,怎么计划变了?”

我不解地问道。

我妈脸上同样也带着股忧愁,她告我是奶奶非要回来的,还嘱咐我白天哪里也不要去,要是火车上没睡好就赶紧回屋补一觉,关于阎慕卿的事,等晚上全家人都在的时候一起说。

总觉得她这话说的怪怪的,不过也没细问,要是想让我知道,她老人家早就说了。

昨晚确实没睡好,喝了点蔬菜粥后,我就一头栽倒在床上,不一会就睡得五迷三道了。

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,我爸和爷爷奶奶都已经回来了。

“奶奶,我都想死你了!”

我扑进奶奶的怀里撒娇,猫着着脑袋使劲蹭。她和以往一样慈爱地抚摸着我的头发,却用有点伤感的语气说:“一眨眼,我家颜颜,怎么就到了结婚的年纪了啊!”

一家人脸色没有一个好的。

我终于忍不住,问出心中的疑惑:“他,那个阎慕卿不好搞还是咋的,你们个个看起来一副与我生离死别的模样,他只是在梦中说要和我结婚,我又没答应他,就是鬼也不能把我咋滴吧!”

我妈赶紧跑过来捂住了我的嘴巴,我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最后还是又她老人家拿了主意:“事到如今,我们也只能试一试了,这几年我打听了不少人,都没有啥好办法。”

全家人都表示认同,只有我一个人不清楚奶奶说的啥意思。

他们不让我问,告诉我到时候听他们的话就行了,让我怎么说就一定怎么说。

看着他们一幅幅表情凝重的样子,我实在不忍心顶嘴啥的,只能乖乖点头说我记住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