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快读小说 > 我的夫君太阴险:嫁给鬼王 > 第1章 出生

第1章 出生

一出生,我就被定了亲,却从未见过未婚夫,二十岁这年,他突然出现说要成亲,从此我的生活乱了套。

1999年,夏,花木村。

天气闷热,我妈睡到半夜被尿憋醒,方便完起身,身体里掉出点东西,低头一看大惊失色,两条黑不溜秋皱巴巴小腿,在尿盆中蹬啊蹬。

“他爸,他爸,孩子,孩子!”

一出生就一头扎进尿盆,想自行淹死的小孩就是我。

我被从尿盆里捞出来已经不太行了,孕妇多尿,我又才八个月,七活八不活。

我妈哭得惊天动地。

她日盼夜盼好不容易盼来的闺女,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眯眼不睁的,连哭也不会,都不知道能不撑到医院,怎能不伤心。

哭声惊动了住在隔壁的爷爷奶奶,奶奶过来看了我一眼,抱起来就往外跑,我爸以为她要带我去医院,拿上一条毯子在后面追。

月光如昼,山峦小路一切清晰可见。

我奶抱着我径直去了后山,跑得嗖嗖快,我爸追上她时,她抱着我在一处山坡上的大黑石旁刚起身。

见到我爸,她把我递过去:“行了,抱回去让你媳妇给口奶吃,好生养着吧!”

我爸接过紧闭着双眼的我,责怪地说了我奶一句,转头下山要抱着我去医院,刚到山脚下,我就奇迹般地缓了过来,不但哭声嘹亮还对他笑了笑。

当夜,我不仅取好了名,还成了一个有秘密的人。

眨眼就到了十八岁,那是个欢腾的暑假,下河摸鱼,上山砍柴,树上掏鸟,村头揍人,反正平时没怎么干过的事都干了一遍。

有人背后议论我:“这丫头铁定学傻了,要不怎么净干一些不着调的事儿,可惜她爸妈勒紧裤腰带供她读完了高中!”

可不是咋地,就上面这些勾当是当下的孩子干的吗?

从开着开裆裤说起,到花了眼的太太太爷爷辈,有几个人不是整天拿个手机刷刷刷,上山下河掏鸟蛋这事儿,都是我父母那代人才玩儿的。

我,身为最小的九零后,竟干出这等不符合时代背景的事儿,可不得被怀疑脑子有点问题吗?

可他们哪里知道,我只是实在无法发泄我的兴奋之情了,得找点乐子分分心。

我考上了北方的一所大学,即将要离家千里,激动之情无法言表。

临近开学,我成功地把自己晒得黝黑锃亮,跟我妈打包票:“妈,您老人家放心,就是离家万里,我也是会恪守本分的,不信你看我这张脸,黑黢麻胡的谁眼瞎能看上!”

她嫌弃地推开我凑近的大脸,忙着打包行李。

我察觉出有点不对劲儿,妈,我这上大学前脚刚走,你后脚就要外出打工了?咱们家真的到了勒紧裤腰带也填不饱肚子的份了?

“花瑾颜,撒什么愣赶紧收拾你的东西,咱们赶中午的火车去学校!”

正胡思乱想之际,我妈冲我大声喊道。

不等我消化完她话里的意思,她拿过我新买的粉色小皮箱,亲自上阵替我做主划拉了一堆没用的东西进去。

我爸和我哥站在门口傻笑地看着。

总算琢磨出一点不对劲,合着我妈要提前送我去学校?

“妈,我都十八了,找得到学校大门,都上大学了还让家长送多丢人!”

我赶紧抗议,把她扒拉到我箱子里的物件又都扒拉了出去。

抗议最终无效,我妈不但亲自送我去了学校,还干了一件其他妈根本不会干的大事。

她直接找到学校人事科,问女生宿舍还缺不缺宿管阿姨,最后成功当上了学校保洁。

我妈终归还是不放心我。

说出去都丢人,除了小学六年外,初中三年高中三年,我爸妈天天轮番接送。

初中班主任我堂姑,高中班主任我表姨,在学校,我爸妈嘱咐她们一定看紧我,

坚决不能让早恋的事发生在我身上。

我寻思着到了大学,离家远了没姑没姨也没叔的了,爸妈的手伸得再长也够不着了,总算可以偷摸着谈个恋爱啥的的了。

还是想多了。

我妈直接应聘成了我们学校的员工,跟宿管阿姨打得火热。

“妈,我不是说了嘛绝对不谈恋爱,你咋还想出这样的馊主意,你看看这大学哪一处不是整整洁洁的,保洁不是那么好干的。”

我试图说服我妈赶紧打道回府。

“你嫌同学看到丢人?”她把眼瞪的圆圆的。

“不不不,我不是那个意思!”

迫于压力我只能闭嘴,咽下所有的委屈。

我左眼视力不太好,只能模糊地看个轮廓,本来就不太好意思上赶着勾搭帅哥,我妈又看着死紧,就差把我脑门上写上“此花谁都不能摘了”。

只恨没有胆大的同学朝我身边凑,闹得我快上大三了都没混上恋爱自由。

我憋屈啊我!

在室友的嘲笑中,我心如死灰生无可恋,就快彻底放弃这想法时,机会猝不及防地来了。

我嫂子快生了,她是远嫁,从大北方城市嫁到我们这个南方农村旮旯子,父母一万个不愿意,从结婚到如今两年了都没登过我家门。

伺候月子这种事自然就落在我妈这个婆婆身上了。

我掐指默默一算,伺候完月子得帮忙带孩子,上了幼儿园得有人接送,上了小学也不见得能离开人,那会儿指定又有了二胎。

心中顿时一阵欢喜,我妈再也无法时时刻刻跟在我身边了,哇呼!

暑假最后几天我爸我妈连同我哥我嫂却都一脸忧愁,开学返校前一天,我妈当着全家的人的面把一刻着古旧花纹的手镯往我我手腕上戴,一边戴一边严肃地叮嘱:“这手镯和那条项链可千万不要拿下来!”

人家女孩子不是戴钻就是配玉的,看看我这都戴了什么玩意?

脖子上戴了二十多年的所谓项链,只是一根红绳串了一颗黑不拉几的戒指,粗糙又土气,发着黑黢黢的光,跟个生了秀的铁环似的,一看就不值钱。

要不是我妈从小就告诉我千万不能摘,摘了会有厄运,我早就给扔了。

再看这手镯花纹古旧繁琐,既不像金也不是银。

我很是不喜欢,莫名地不喜欢。

“妈,这又是从哪整来的,跟八百年的坟里挖出来的一样,看着就吓人,我不要!”

我使劲儿往下摞,手腕都红肿脱皮了也没能把它褪下来。

“小祖宗,这话你也敢说,就是胳膊断了这镯子也不能摘啊!”

她急忙捂紧我的嘴,又恐惧地往四周望了望,颤声说道。

连求救都没门,因为我爸和哥嫂都是一样的脸色,他们无一不附和地点头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